超級大忽悠|第50章 滿口皆謊 謊者不慌

推薦閱讀:
  第33章出其不意順手得利

  真相,大多數時候類似于女人薄衣輕紗隱藏著的部位,雖然都知道是大概,但沒有揭開之前,你未必說得清細節。

  當帥朗換乘了兩輛公車,花費了兩個小時行程數十公里,直奔西郊祈福墓園的時候,最后的一層面紗終于揭開了。

  是什么?

  是停車場上擁擠得只余過道的各色私家車輛,來急色匆匆來來往往的人群,有一臉憂色的中年男女、有白發蒼蒼的老人,更多的是舉家攜來,圍聚在祈福墓園的管理處的兩間房里房外,吵吵嚷嚷在爭論著什么,與帥朗幾日之外所見的各個墓園的幽靜荒涼已經截然不同,粗粗一看這個墓園,上來的人行臺階嶄新無痕,明顯的剛剛峻工;墓園的外部也沿用了雕欄迎門建筑,也是新建,隨著來看墓園的人群往里走,入眼整園的墓碑已經林立一多半,而多數是標著紅字,那意味著,多數是預訂的生墳……同樣在數日前,即便是國墳、即便是省民政廳規劃的墓園,也未曾如此熱鬧過……沒錯,炒起來了,連這個最偏遠的地方也炒熱了。

  “聽說了沒,還要漲,現在不帶手續費已經漲到一萬一千八了……”不遠處幾位小聲商議著,帥朗下意識地往近靠了靠。

  “三天長了三千多,真沒看出來,這么有潛力?”另一位小聲嘀咕著。

  “這還是遠郊墓園,你要是在漭山、青龍有預訂的位置,那賺翻了,快翻一倍了……”

  “你不開玩笑么?那地方還能有位置么?”

  “始祖那邊也不錯,不過也是沒地方出售了,早被搶完了……”

  “哎,老五,要不咱們幾個湊合弄塊高檔墓地屯段時間。”

  “別別,好幾十萬呢,這漲得忒離譜了,等等看看,再說高檔墓地現在還就青龍有幾處,未必買得到。”

  “哎來了來了………都過來……”

  管理處的人群里擠出來了一位三十多歲的男子,揚著手里的紙質東西叫著這幾位,看樣又辦了幾處手續,這回墓園都省事了,直接是預訂人拿著紅筆和廣告色,按著位置的編號去劃上自個的標記,帥朗看得這若干位興高采烈,宛如撿了金娃娃似的,與此時、此處的環境如此的格格不入,霎時間覺得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掏著口袋,拽著在胡同口報刊亭收羅的這幾日的報紙,厚厚的一卷,一頁一頁翻著,果然找到了,某頁:我市西郊老福山、走馬崗一帶頻發數千蝙蝠聚集異象……另一個某頁:我市公共墓園用地嚴重不足凸顯危機……再一個某頁:近日謠傳“閏月年”宜置葬地引發我市墓地價格多處上揚,省民政部門發言人公開辟謠……還有:權威專家就我市西郊蝙蝠聚集現象指出,是氣候所致,而非迷信原因……再有就和前面墓地不足的報道相悖了,省市民政部門指出:我市公共墓園用地不存在緊張問題,完全能夠滿足十至十五年全市殯葬業需求……省民政部門對全市高檔墓地建設亮出紅燈,并呼吁廣大市民遠離迷信,文明祭祀……最后一則,還是帥朗無意中瞥見的,是世紀葬禮的報道,和明星緋聞、娛樂報道塞在一起,此時帥朗看的興趣也沒有。

  沒錯,典型的炒作……帥朗暗自忖著,數日前跟隨尋龍隊伍不過數人,言語中對全市的墓園都有過評價,像祈福、安澤、天堂三個處在遠郊的墓園基本被華總那一行人無視了,此時看墓園的建設也是如此,處處還遺留著斑駁的水泥、沙土、石子等材料,不足百畝的墓園建在一個山坡上,一多半立的是石碑,尚有一部分直接插的是木牌,估計是石碑不夠用了先插個木牌湊數,生墳預訂的瘋狂可見一斑了,怨不得網上都炒爆棚了。

  這是鉆了個大空子……帥朗又暗道著,看著三三兩兩已經拿到手續的買主,和記憶中前數日的行程比對著,漭山國墳比較規范嚴格,二期工程還在建設中,沒有多少現在的墓地可供出售;青龍山、始祖、天上人間差不多都是如此,這些墓園的建成已經數年數十年之久,發展平穩,根本不需要的炒作,那么,貓膩就在這三家地方偏僻、位置充足、剛剛峻工的墓園了,只有他們有充足的墓地待售,也只有他們在漲價風潮中的收益最大。

  這是怎么做的呢?……應該是以得到華辰逸遷墳的消息為契機,以尋龍為起點,一步一步把華辰逸引到名流高檔墓園,再來一手神筆招蝠,促成世紀葬禮的出現……有這么一個陰宅樓王的標桿豎起來,其他的高檔墓地漲多少都在情理之中,肯定要拉升價格……之后再加上頻發聚蝠異象、炒作閏月年、放大墓地緊張的風聲,只要三家同時提價,勢必又要造成一定的恐慌,而正規的墓園并沒有多少存地,遭遇哄搶或者惡意屯購不是售磬就是提價,于是所有的墓地價格順理成章就水漲船高了,還不敢把這些盲目跟進,投資墓地的散戶算進來……結果,當然是市民預訂的生墳遍地、開發商賺得個囊中暴滿。

  哦喲……這個老騙子,最后連老子也騙了一把。

  看著現場的人群多時了未見其少,帥朗想通了其中的關竅,暗暗咒罵著古清治,現在想起來自己確實有點嫩了,眼界有點淺了,那天晚上看到古清治的表現處處驚愕,似乎被揭了羞處一般有點緊張兼慌亂,現在想想,敢情人家步步早算計得一清二楚,只等著咱自作聰明往坑里掉呢,先白給你一萬,再十萬誘你博一注,然后……咱輸得光屁股了。

  我說呢,那有這么便宜的事,白讓我得十萬。

  帥朗吸吸鼻子,隨手把報紙位墓園口的垃圾桶里一塞,最后再看這一眼忙忙碌碌宛如集市熱鬧起來了墓園,搖搖頭,幾分自嘲、幾分無奈、幾分哭笑不得地背向而行,下了墓園道的人行臺階,擠上了快滿坐的公車,一時心里百感交集,對這數日自己親歷的事說不出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了。

  車發動即將開走的時候,帥朗眼睛的余光掃到墓園外圍建筑的墻上,一角張貼著布告《中州市**區民政局關于規范墓園殯葬管理,嚴禁以各種形式銷售“生墳”的通知》

  本來還有點納悶的帥朗,驀地被逗笑了………

  ……………………………

  ……………………………

  一來一去,各用兩個小時,好好的一個下午就這么被打發了,等坐著公車回到大東關候車亭一下,帥朗一抹額頭的虛汗,這倒想起了,這么驚驚乍乍好幾下,敢情感冒是徹底好了。

  一路上想了很多,說起來還免不了俗,有點心疼那唾手可得的一萬塊,有點懊喪沒有看出這個就藏在眼皮之下的大陰謀,從小到大學習雖然不怎么地,可要玩個惡作劇、出個餿主意,在身邊的玩伴里難有比自己強的,后來上大學、后來混在中州,形形色色的人等見過不少,煅練了這么多年很少再吃虧上當了,隱隱地這一次帥朗倒覺得自己吃了好大一個虧似的,好在沒輸自己的自己的錢,否則這非得打上門找回來。不過想來想去又有點佩服古老頭了,這么大的事干得不聲不響,不動聲色,辦出來讓人不服都不行。

  是的,沒錯,服氣,這既不違法也不犯罪甚至于不下多大本錢圈錢的本事,還真是一般人辦不到的,即便是你給人家冠之以一個“騙子”的定義又能如何,人家得逞,得逞的還符合這個社會只以成敗論好壞的大勢,你就譴責又能如何,難道會比人家鎖起門來數錢玩更愜意!?

  哎……帥朗朝著租住走著,不再去想這些事了,煩人得緊。哥幾個都一樣,都是喝著清湯看著人家吃肉的命……

  “嗨……帥朗……”有人在喊。

  “嗨……裝啥涅?不認識啦?”又有人在強調。

  帥朗這才回過頭,已經到胡同口了,一輛別克停在胡同口一側,車門口倚立著一位男子,窄額寬顴尖下巴,長得特地道特卡通的黃曉來了,今兒西裝革履得臉刮得干干凈凈,比墓園那妞形容的大馬猴強了不少,看著帥朗正謔笑地招手喊著,見帥朗不理會,跑了兩步直上前拽著帥朗,邊拽邊說著:“干啥呢嗎?打手機也不接?”

  “哦……沒帶。”帥朗摸摸口袋,真忘帶了。

  “知道找你干啥嗎?”黃曉眼睛瞇瞇笑著,帶著幾分幸災樂禍,不用說帥朗也知道干什么,不過故作懵然地、很傻地搖搖頭:“不知道。”

  “說恁(你)沒文化,你都不承認,師爸讓我通知你來了,你輸了啊,十萬塊沒想了,一萬塊也不用給你了。”黃曉嘻笑著道,只等著看帥朗的愕然一臉或者悲痛欲絕的表情,可不料讓他失望了,帥朗迷迷糊糊應了句:“哦……知道了,就沒打算要,反正都不是我的。”

  “耶……等等……”黃曉一把揪著帥朗,很沒成就感地看著,干脆直來直去了:“……我得跟恁(你)說清楚,師爸說現在可以把底告訴你了,其實天堂墓園老板馮山雄就是師爸的弟子,是我老板寇仲的把兄弟,十幾年就是,名流墓園是老馮聯合祈福、安澤兩家開發的,師爸說你啥都猜著了,就是沒猜到其實大頭在那三個墓園,不怕告訴你啊,其實是老馮請師爸出的山,現在三個墓園賣了八千多塊墓地,除了還貸款發工資,每家賺得都過千萬了啊,墓地開發可厲害啊,比房地產還厲害,利潤百分之四百以上……知道三家給師爸我們幾個孝敬了多少,這個數……”

  黃曉故意來刺激帥朗一般,伸著大巴掌,露著四根指頭,不料帥朗還是無動于衷,看著興高彩烈得啵的黃曉道:“哦,知道了。”

  “嗨……別走,還沒說完呢。”黃曉見帥朗這個樣子,實在是大失所望的厲害,伸出來顯擺的手指順手變抓揪住了帥朗,帥朗撇撇嘴:“你一次不能說完呀?跟我拽有什么意思,有本事站大街上喊喊……大聲喊:啊,恁(都)聽著,我炒墳賺了好幾百萬,都是死人錢吶,你們眼紅不?……”

  “別別……不說這個了。”黃曉倒覺得有點羞了,拉著扯嗓子喊的帥朗,這回帥朗得意了,嘿嘿笑著看著黃曉,黃曉這才奔正題了,一掏口袋,又是一個信封,直遞到帥朗眼前,帥朗狐疑地接著,喃喃地說著:“……這才差不多,分贓來了……哎,怎么才這么點兒?不是分手費都一萬么,這才多少?”

  帥朗不要了,一摸才薄薄一撂,直接扔回給黃曉了,黃曉倒呲眉瞪眼不解了,啪啪拍拍信封說著:“告訴你啊,什么分手費,扯淡……師爸說了,以前都過去了,給你個重頭開始的機會……那,三千塊,從現在開始算一個月的工資,老樣子……”

  “呸……告訴他,月薪一萬,少了不干。”帥朗呸了口,拽大了。

  “嘿耶,你……你平時才掙多少,給你三千不少啦……就這三千,招倆三跟班都沒問題,別給恁(你)個臉你當屁股踢啊,后悔可沒地方找去。”黃曉勸著,帥朗注意到這口氣并不是多么的生硬,眼骨碌碌一轉悠,扭頭鼻子哼哼立馬就走,果不其然,黃曉嗨嗨嗨又追上來了,拽著帥朗:“喂喂,兄弟差不多就行了,就這次這生意也是多少年遇上一回,我告訴你啊,能跟著師爸那錢有的是賺……我們幾個兄弟都是跟著師爸混出來的……”

  “去去……我好像活不下去了似的,我看我像掙三千的人不?”帥朗嗤著鼻子拒絕著,再回頭時看著黃曉這猴急的樣,突然靈光一現想起來了一件事,這倒站定了,話鋒一轉道:“你師爸是什么東西我早看出來了,你信不信?”

  “我知道你要說師爸是個騙子,不過是個很有成就的騙子,這你不能否認吧?……現在有幾個走正道發家致富的,你走走試試?”黃曉不屑了,為師爸辨護上了。

  “不是……我是說,你師爸好像這兩年多才名聲鵲起,對吧?”

  “對呀?”

  “那在這兩年多之前,我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我能說出他的來歷來……”

  “不可能,你才多大?”

  “不相信是吧?”

  “不信……”

  “賭不賭?就你這輛別克……再帶著這三千塊錢。”

  “那你輸了你賠啥?”

  “這樣,我輸了我白跟你走,錢歸你……你輸了錢歸我,車歸我開一周。”

  “這………”

  倆人幾句,別扭上了,黃曉雖然覺得不可能,不過賭注稍大了點,稍稍遲疑了下,帥朗倒無所謂了,嗤嗤鼻子揚揚手刺激著:“就古清治那樣也培養不出啥有膽色的人來……三千塊就嚇住了,去去,離我遠點,就你樣還裝腔作勢賺了好百萬,誰信呀?”

  說著就要走,背后黃曉咬牙切齒:“賭了……輸了上車跟我走,白干一個月,娘滴非讓你小子當扛凍魚去……”

  “好……這才像爺們,不就是……還扮神秘…呵呵……過來我告訴你。”

  帥朗神神秘秘說著一勾指頭,黃曉狐疑地湊上來,帥朗附耳說幾個字。

  一剎那,一百個不服氣的黃曉如遭雷擊,全身一凜,跟著驚懼的大眼盯著帥朗,似乎根本不相信帥朗說的話,不用說,肯定是說對了。

  “看你得性又想裝傻……錢沒了啊……”帥朗一把拽過來黃曉還拿上手上的信封,得意地數數里面的三千塊,啪啪啪拍得更響,那黃曉似覺不妥般地伸手上來作勢要拿,帥朗干脆大方了,一遞到黃曉面前說:“想毀約呀,那,給你……”

  “噢,不不……”黃曉趕緊擺擺手,作勢不要了,認賭服輸了。

  “車鑰匙,拿來。”帥朗瞪著眼,追討上了,黃曉嚇著了,緊張地道著:“車…車…不是我的。”

  “我也沒要,我開一周,耍賴呀?”帥朗得理不饒人了。

  “你…你會開么?”黃曉道。

  “耶,笑話人吶,我買不起車,我還買不起駕照呀,看看,老司機了……”帥朗把錢塞進錢包里,一亮錢包里的駕照,這車是要定了,而黃曉只是老板司機的身份怕是丫環拿鑰匙當家做不了主,抓耳撓腮就是不給鑰匙。帥朗又是故意激到:“算了,不給算了……我把剛才那句話告訴華辰逸,要不陳昂,要不那位女秘書,我看你丫一群怎么混……知道兄弟以前干嘛的嗎?差點考上警察,沒考上警察差點進了黑社會……你等著啊,一會兒回去就打電話,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哎,別別……給你給你,小心點啊,別給蹭花了……”黃曉緊張兮兮,看來真是被揪著某個要害了,直遞車鑰匙,帥朗毫不客氣地一把沒收了,嘿嘿哈哈坐到了車里,看著兩手下垂,耷拉著腦袋如被雷擊電打的黃曉,又有點不忍了,掏著錢包來了個借花獻佛,抽了一張百元大鈔很拽地遞出來:“自個打車回去啊,一周后來朝我要車……不是不給你面子啊,你看到了,墳都漲價了,這人能不漲價么?兄弟這一分鐘就掙三千,你月薪才三千怎么請得到我?”

  “你…你…你行……”黃曉翻著白眼,指著帥朗,想撂個狠話,可明顯神態里不自然又不敢放狠話,悻然說了句,掉過頭就跑,像見了鬼一般回去報信了。

  帥朗撫著方向盤大笑了一會兒,若無其事地駕著這輛新車開進了小區,在窗下喊了良久才把三室友喊下來,都稀罕也似的看著帥朗開著車,一說要請大伙洗桑拿帶KTV,瘋到周一再回來,得,三個人呼里隆咚鉆進車里,帥朗駕著車狂呼著馳出了小區,直奔瀟灑去了……

  [奉獻]
超級大忽悠最新章節http://www.hmaene.tw/chaojidahuyou/,歡迎收藏
手機看超級大忽悠http://m.szaol.com/chaojidahuyou/超級大忽悠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超級大忽悠》版權歸原作者常書欣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Fatal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getflink() in /www/wwwroot/szaol.com/templets/duoben/article_new.htm on line 85
福彩东方6十1中奖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