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官人|第一六九章 一線天

推薦閱讀:
  一眾黑衣人剛跳上去,船就駛離了岸,等王賢他們上氣不接下氣跑到江邊時,那船已經駛出數丈遠了。

  “放箭放箭!”班頭一聲令下,機兵紛紛解下弓,搭上箭,瞄準船。

  “放個屁!”王賢一腳踢在班頭的屁股上,罵道:“船上還有自己人呢!”

  “就眼看著他們逃掉?”胡捕頭中年發福,好容易氣喘吁吁跟上來。

  “放心,跑不了。”王賢露出招牌般的狐貍笑容。

  話音一落,便見蘆葦蕩中劃出數艘快船,包抄圍住了那艘黑黢黢的無篷船。

  馬巡檢一身戰袍,手持盾牌,立在當先的一艘快船上,大聲道:“你們已經被包圍了,放下武器投降,不然只有死路一條……”

  為了配合巡檢大人的威嚇,快船上弓手紛紛放箭,盡管大多數箭支射落水中,但仍有幾支箭射在船舷上,發出令人膽顫的砰砰聲。

  那船上的黑衣人不敢托大,竟也取出盾牌舉起防護。這下把老胡驚呆了:“這是軍隊的制式長牌,這伙賊人來頭不小!”

  更讓人震驚的還在后面,只見黑衣人放出一枚紅色的煙花。那煙花在夜空炸開不久,只聽一聲驚天動地的炮響,一丈多高的水柱沖天而起,險些掀翻了一艘快船。

  聽到打炮聲,快船上的官差全都驚得趴在船上,哪還顧得上放箭?

  岸上眾人循聲望去,便見一艘大船從上游駛來,那船雖大,速度卻很快,方才那一炮,便是這艘船打出來的。

  胡捕頭眼尖,看到那船后,臉色煞白道:“這不是備倭的水師戰艦么?怎么跑咱們來了?”

  “難道他們是官府的人?”王賢也驚呆了,這唱的是哪一出啊?好在他越是緊張就越是鎮靜,吩咐胡捕頭道:“情況有變,讓兄弟們都停下!”

  其實哪用吩咐,水陸兩路的官差都被這陣勢嚇呆了,他們只是縣里的民兵而已,哪敢惹朝廷的水師!

  在明朝人看來,打炮是王師的專利,有炮打的一定是朝廷的精銳部隊……

  戰艦越來越近,足有三層、兩丈多高,月光下黑黢黢極具壓迫感,如移動的城堡,緩緩逼近了螻蟻般的富陽官差。

  無篷船靠了上去,緊貼上戰艦的側舷。這時候戰艦上垂下軟梯,黑衣人扛起幾個捕快,要登梯上艦。

  “我們是富陽縣官府的,這幾個是我們官府的官差!”突然岸上的官差一齊大喊道:“你們是哪部分的,有話好好說,先把我們的人放了!”

  黑衣人卻絲毫不理會,登船揚長而去……

  岸上,王賢和胡捕頭傻了眼,這到底是哪路神仙?怎么就這么牛?

  “追!”王賢最先回過神來,紅著眼跳上一艘快船,先不說別的,要是這么回去,怎么跟那被擄去的幾個兄弟的家人交代?

  “可是大人,他們有炮……”操船的水手怯懦道。

  “下次你讓人抓去了,老子掉頭就走!”王賢一腳把他踢個跟頭,暴喝道:“要是跟丟了,他們的爹娘娃娃你們養!”

  這句話還真管用,幾艘快船陡然加快速度,追趕那艘水師戰艦而去……

  那艘戰艦最上層,立著十幾名精壯的大漢,全都面孔冷硬、肩寬腰細、雙腿粗壯。他們穿著黑色的夜行衣,腿上打著綁腿,腳下蹬著快靴,立在甲板上紋絲不動,卻讓人感覺像是十幾頭擇人而噬的黑豹,充滿了危險的爆發力。

  可這些強悍的家伙,卻對緊緊綴在身后的幾艘快船毫無辦法。他們船上的大炮,雖然可以輕易將這些小船轟成渣,但對方畢竟是官差,鬧大了肯定要被姓胡的罵……

  大漢們望著為首的一個面孔焦黑的中年武士,那人瞇著眼道:“三個道士的身份查明了么?”

  “回九爺的話,他們說自己是富陽縣的捕快,為了查清最近僧道被擄案的真相,才假扮成了道士。”一名黑衣武士恭聲道:“他們身上有捕快腰牌,應該是真的。”

  “他媽的,這富陽縣還奇葩。”中年武士罵一聲,“把三個家伙還給他們。”

  “胡大人還沒看過呢。”另一名黑衣武士小聲提醒道。

  回答他的,卻是中年武士重重的一腳,那武士不敢躲閃,砍麥桿一樣跪倒在地,哇得吐出一口鮮血。

  “記住,鎮撫司姓紀不姓胡!”中年武士語氣肅殺道:“再有人敢拿姓胡的壓我,就不是踹一腳這么便宜了!聽明白了嗎!”

  “喏!”眾黑衣武士齊聲應道。

  王賢的快船正緊追不舍,便見戰艦上接連拋下三樣人形物體,撲通撲通落進水里。

  “快救人!”王賢也顧不上追了,馬上命人下水。

  好在南方人水性好,幾十名民壯跳進水里,不一會兒功夫就撈上三條漢子,正是那三名倒霉的捕快……

  “萬幸,都還喘氣。”

  聽了胡捕頭的稟報,王賢方長長舒了口氣。

  “可惜那艘戰艦已經沒影了。”馬巡檢假裝盡職道。

  “沒影就沒影吧。”王賢卻不在乎道:“你還真想跟神仙打架啊?”

  “呵呵,不想。”馬巡檢搖頭道:“你說這是哪路神仙?”

  “管他哪路神仙,”王賢聳聳肩膀道:“別讓咱們再碰上就好。”

  “說的對!”馬巡檢大為贊同道:“收工收工,回去睡覺去!”

  王賢回到家已經是凌晨了,家里的燈早就滅了,他拿火折子點著一根蠟燭,才發現小茉莉趴在桌上,睡得正香。

  王賢過去拍拍她,想叫她去床上睡,玉麝卻一下子驚醒了,用手背擦掉口水,揉著惺忪的睡眼道:“公子,你回來了,我給你打水洗腳……”

  “太晚了不洗了,趕緊去睡吧。”王賢搖頭道:“明早晨再說吧。”

  “不行啊,要是小姐知道,婢子讓公子沒洗腳就睡覺,會罵死我的。”玉麝卻堅持道:“公子堅持一下哈,很快的。”說完手忙腳亂的去打水準備,王賢只好在椅子上坐下。

  玉麝端來水,麻利的給王賢脫鞋。說起來,人沒有享不了的福,一開始小茉莉要給王賢洗腳,他還不好意思的拒絕說,我自己洗就行了。結果小茉莉當場就哭了,王賢問你哭啥?玉麝說公子嫌棄婢子……

  王賢這個汗啊,好吧好吧,你要洗就洗吧。有個小美人給洗腳,是個男人就求之不得的,他只是還不習慣,不付錢就有人給洗腳……

  打那之后,王賢就再沒自個洗過腳、洗過頭乃至洗過澡,腐化墮落之快,著實愧對黨和人民的教育。

  別看小茉莉年紀小,但手上很有些功夫,捏得王賢渾身舒坦,整個面容都松弛了下來,“玉麝,你這手法長勁不少啊。”

  “婢子跟隔壁的含煙姐姐學的……”玉麝抬起頭來,額頭沁著細密的汗珠,小臉寫滿認真道:“她說婢子只要學到一半的功夫,就不用擔心公子會攆我走了。”

  “你跟她學……”王賢不禁苦笑,那含煙姑娘是兵房馮司吏的小老婆,據說原先是揚州瘦馬,被個富商養了七八年,后來富商死了,大太太就把她轉賣給了馮司兵。

  一想到含煙姑娘那從頭看到腳,風流往下流,從腳看到頭,風流往上走的媚態,王賢咽了口吐沫,再看看清純稚嫩的小茉莉,竟要拜她為師,他就忍不住想大喝一聲……一定要好好學!

  一陣胡思亂想,王賢的心思又飄到那艘戰艦上。浙江省能出動戰艦的,除了那位唐伯爵外再無別人,可唐伯爵抓那些假僧道作甚?莫非是為純凈本省的宗教隊伍做貢獻?

  再聯想到那個說來不來,拖拖拉拉的胡瀠胡欽差,也是為了和尚道士而來,還要驗看他們的度牒……富陽這種小地方,又沒有什么高僧大德,恐怕胡欽差也是在找某個或者某幾個假和尚或者假道士吧。

  再想到胡瀠已經找了將近五年,那假僧道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要朝廷花費如此功夫尋找?

  王賢想不明白,或者他不敢去想,不想去明白,因為揭開真相的同時,自己這個小蝦米,也很可能會被吞噬進去……

  ‘無論如何,胡欽差已經走了上百個州縣,都沒發生什么意外。’王賢暗暗拿定主意:‘我管他找神仙還是鬼怪,全力配合就是……’

  一夜無話。日次一早,王賢剛起床,玉麝正給他梳頭,他安排在縣境的眼線慌張來報:“大、大人,欽差座艦抵達我縣,轉眼就到碼頭了。”

  “快去通報二老爺!”王賢慌忙自己穿衣提鞋,發現還是自個動手來的快。

  不一會兒,王賢奔到衙門,和同樣慌慌張張的蔣縣丞碰上頭,兩人便帶著儀仗護衛奔到碼頭。氣還沒喘勻,就見幾艘戰艦逆流而上,離著碼頭越來越近。

  看著那些水師戰船,胡捕頭小聲對王賢道:“第三艘就是昨晚那艘……”

  王賢點點頭,和蔣縣丞趕緊向那艘樹著官銜牌的旗艦迎去。

  旗艦緩緩靠岸,一名六品服色的中年官員,在幾名僧道的陪伴下,立在甲板上,朝二人微笑。
大官人最新章節http://www.hmaene.tw/daguanren/,歡迎收藏
手機看大官人http://m.szaol.com/daguanren/大官人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大官人》版權歸原作者三戒大師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Fatal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getflink() in /www/wwwroot/szaol.com/templets/duoben/article_new.htm on line 85
福彩东方6十1中奖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