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1617|第六百六十七章 刺頸

推薦閱讀:
  “多謝李大哥。”一旁的大丫聞言眼睛紅起來,拉著站在一邊懵懵懂懂的妹子,一起跪下向李明禮嗑頭。

  “罷了。”李明禮看看屋中的人,無奈的道:“你們家是我的包衣,公中再過幾個月就要交糧,這一次出征聽說是去肅清搶糧道的蒙古人,油水有限,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搶些東西回來,若是沒有,公中的糧我交不起也是危險,我走之后,你們一定要盡量拔草挑水,要精心侍弄咱們的糧田。”

  丁王氏趕緊應下來,她答應帶著兩個女娃不分早晚的去田里鋤草施肥,絕不敢有絲毫懈怠。

  李明禮知道這婦人說到就能做到,遼東這里的女人都是一樣,很少有纏小腳的,性子多半強悍而堅韌,這幾年遼東這邊不少抽煙的男子,婦人們也跟著學著抽,做起農田里的活計來并不比男子差,而且比男子更容易忍受種種苦難,象老丁現在經常餓的爬不起來,丁王氏吃的比老丁還少,手里的活計也多半是這婦人在做,然而她站的筆直,并沒有看的出來絲毫的畏懼和有被擊跨的跡象。

  當男子頂不住門戶的時候,婦人們也只能站出來,而且做的比男子還好。

  “一會我再去射幾只鳥,他娘的,”李明禮一拍腦袋,懊惱的道:“四周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找到鳥了。”

  李明禮是旗中點過的捕鳥人之一,一個月除了出征要上交一定數量的野鳥,繳不上就拿糧食來補。

  除了鳥之外,旗下還有一定數字的捕魚人,捕獸人,也有煮鹽人,這些事除了公中旗下帶人一起做,算公中的收獲外,還會點數任命,叫他們按時間上繳規定的數目,另外就是從遼陽到金州,這方圓千里的地域每一顆果樹都清點的十分明白,天啟二年年中時,當時還在遼南金州的李永芳特別為了果樹的事情上奏大汗,當時清算金州城中和城外有二百五十六顆梨樹,一百一十四顆蘋果樹,二百四十六顆杏樹,二千八百一十六顆棗樹,分為八十處果園,為了看守這些果樹的收獲,特別點派了三百個看果人,如果果樹的收入產量少了,這些人免不了被鞭打甚至斬首。

  穿越小說中很難想象,在后金這種國度普通的百姓是怎么生活的,不僅所有的生產資料是被統一管理的,日常生活還遭遇著嚴酷的壓榨,連時間和行動也缺乏最基本的自由,包括人們種植和野生的果樹都是被一一清點過數字,而且上報給最高的統治者知道,普通的旗下人想隨意摘一個果子都是犯罪,在這種國度被活活餓死實在是太正常不過了,因為在最饑餓的時候,除了吹拂而過的冰冷寒風外,天上飛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樹上長的,所有的一切都屬于大汗,人們除了活活餓死外,連剝樹皮果腹的資格都被剝奪了。

  屋中各人都是無話,這時村口處傳來嘈雜的人聲,牛錄章京的聲音響起:“三日后征廣寧,本牛錄出漢軍二十人,包衣六十人,各人來我處聽取名單,取選者自備馬匹,行糧,鎧甲兵器,凡不備者皆視為違抗軍紀,皆斬!”

  后金此時是一個上升期的軍事集團,軍法至嚴,哪怕是真正的女真諸申也經常因為犯法被嚴罰,鞭打和斬首是家常便飯,對漢軍的軍紀更是森嚴之極,聽到牛錄章京的叫喊聲后,整個村落的漢軍都往著牛錄章京的住處趕去。

  李明禮也站起身道:“我要去聽命,最好是選取不中。”

  他自己也知道希望渺茫,本牛錄的漢軍中不論是騎射本事還是年紀,李明禮都是上上之選,哪怕只挑五個人或十人人,他也必定是中選的人之一,除非是拿出銀子賄賂那個牛錄章京,不過整個村子的人都窮的要死,章京自己都過的不好,何況是底下人。

  眾人都似懂非懂,眼前這些人在半年前還居住在自己家的宅子里,有田地有親人,有親朋好友,有大明的官員和秩序,一夜之間所有舊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嚴酷的寒冬和眼前這個青年人可以依靠,按規矩他們應該稱呼李明禮為主子,然而李明禮只要他們在人多的時候這么稱呼,私下里則是十分和善,對他們也十分照顧,丁家一家人都是明白,不是眼前這青年漢軍,他們一家的境遇要比現在凄慘的多。

  丁王氏咬了咬下唇,突然下了決心一樣,對著李明禮道:“李兄弟,你還沒有成家,不知能不能看上咱家大丫?”

  李明禮聞言一征,扭頭看了身后的大丫一眼。

  屋里四個人都象是等著審判一樣,幾乎能聽到他們的心跳聲。

  老丁,也就是丁文仲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他當然希望李明禮能答應,對方是主子,其實就算把大丫強要了,不給任何名份也沒有人能說什么,丁家這是在求對方,然而不論如何,李文仲不能不為之感覺心酸。

  半年前,大丫就有不少遼南的世家大戶上門求親,丁文仲因為大丫年紀還小都沒有答應,誰知道半年之后,自己和一家人要求一個正經的軍戶子弟納了大丫……

  大丫的臉漲的通紅,一向慘白的臉孔終于有了一抹血色,身體似乎也在顫抖著,李明禮明顯能看的出來這丫頭的嘴唇抖的厲害。

  “嗯,等我回來再說吧……”李明禮沒有當場答應,也沒有拒絕,這叫丁家上下,都是明顯松了口氣,大丫的臉上,也浮現出一抹笑容出來。

  出了丁家之后,李明禮沒來由的嘆了口氣,他感覺自己還是太過心軟。

  到了牛錄章京門下,果然聽到了自己的名字也在其中,牛錄章京簡單的對李明禮道:“是大貝勒領軍,聽說二貝勒也去,正紅旗和鑲藍旗各出牛錄兵馬,并且點選漢軍,三日后先往遼陽,然后往廣寧,除了肅清糧道打蒙古人外,還要攻打十三山,把那里的明**馬拔除,丁口押回遼陽。”

  原來是要去攻打楊義和楊二,成方等人所在的十三山!

  李明禮的兩手無力的垂下來,感覺自己的身軀有如山之重。

  ……

  “六哥吃了?”

  “六叔吃過了?”

  “六叔好啊,來吃點兒?”

  韓老六走在礦工堆里,人們都蹲在地下,不停的站立起來,手里的筷子指向自己的鐵飯盒,嚷嚷著用各種稱呼和韓老六打著招呼,讓著他再吃點,韓老六面帶微笑,不停的向這些人微笑回應。

  這里的礦工有一小半是從靈丘過來,他們多半是各個工區的工頭,不管這些人在靈丘怎樣,在這里他們就是老手熟手,是軍司倚重的力量。

  剩下的大半就是從陽和天成各衛招過來的新手,他們在過來之初還以為是來開荒種地,到了草原才知道是來干礦工,不過除了極少數人之外也沒有人不愿意,礦工和開荒一樣都要耗力氣,礦工有一定的危險存在,不過賺的肯定比開礦要多,對愿意背井離鄉北上的人來說,這個理由就已經足夠了。

  人們對韓老六這樣的傳奇人物也是充滿敬意,原本是爛賭鬼,屬于底層人群中也最沒出息的貨色,后來傳奇般的成了和裕升的一份子,然后一路向上,買房置地,日子過的不要太紅火,又戒了賭,也算是極有毅力的一種行為,叫人十分佩服。

  有時候人就是這樣,未必會對京城的達官貴人感覺敬服,因為畢竟是兩個世界的人,而很多人在韓老六身上看到了以前沒有想過也不可能有的東西:希望。

  人們愿意夸幾句韓老六,對韓老六親熱些,當然也不乏有人嫉妒眼紅,但這些情緒都來自一種心理,就是身份上的認同感。

  銅礦區方圓有六十多里大,是相當龐大的一個區域,內里山脈縱橫,到處都是山崖和丘陵區,沒有道路,只有樹木和灌木從,還有大塊大塊的山石。

  現在開采的是去年底孫元化帶著韓老六等人劃定的易采區,在這里的山脈內有大量的易開采發掘的銅礦石,熔鑄區也在這里,現在已經高爐林立,有時候韓老六自己看過去也不敢相信,這些高爐和開采區就是在短短兩個月內立起來的。

  在一些儲量豐富的山脈前,也有相當多的礦工在挖掘豎井和橫井,排水之后就可以持續開采,然后再沿著礦脈帶繼續深挖。

  在很多地方,銅井是可以挖到地下幾百步深,比起鐵礦的開采來銅礦要困難的多。

  這已經足夠幸運,這是一片極大的銅礦區,而且有相當多的易開采礦石,最少在一兩年內開采都會十分容易,只要熔鑄跟的上,就是源源不斷的能出產銅錠,然后送回李莊鑄成銅幣或是拿來應用。

  礦區的設計和靈丘那邊也沒有太大區別,也是有相當大的生活區,大片的生活區建筑在東北方向,與礦區所在的西南方對立。
大明1617最新章節http://www.hmaene.tw/daming1617/,歡迎收藏
手機看大明1617http://m.szaol.com/daming1617/大明1617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大明1617》版權歸原作者淡墨青衫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Fatal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getflink() in /www/wwwroot/szaol.com/templets/duoben/article_new.htm on line 85
福彩东方6十1中奖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