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第二百二十五章 才高八斗

推薦閱讀:
  “一個仙門弟子,居然讓尊府血脈滾出去?”

  方貴的話,立時在這藏經殿內引起了一片嘩然,周圍的北域修士,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神驚懼又古怪的看向了方貴的,也不知驚于他的膽量,還是震于他的荒唐。

  而更難以相信的,便是白天櫻了,她難以置信的看了方貴一眼,只見他面帶冷笑,顯然不是在與自己說話,心間頓時一陣羞惱,而更關鍵的是,在她看向了青云間時,他居然也只是皺著眉頭,不悅的看著自己,而自己的姐姐白天雪,也良久都沒有替自己說一句話。

  于是她終于還是失望了,羞惱之下,幾乎要哭了出來,狠狠一跺腳,跑出了藏經殿去。

  “哼!”

  方貴見她真的滾出去了,頓時大感得意,冷笑著抱起了雙臂。

  雖然剛才耍出來的那個威風,憑得不是自己的本事,但心里還是挺痛快的。

  “閣下博聞強記,只看一遍,便可以將書中道理領悟的如此通透,白天雪實在前所未聞!”

  也就在此時,自己的妹妹羞怒著跑出藏經大殿,都沒有看上一眼的白天雪,忽然向著方貴緩緩開口,她從方貴身前撿了一冊道卷出來,神色凝重的抬了起來,道:“這一卷太幽清月訣,乃是曾經的北域幽帝一脈傳承,只可惜幽帝一脈,退走之際,毀掉了大部分的道典,而今只余殘卷,我曾仔細研讀此卷,卻有太多疑問不解,不知閣下可否幫我解惑?”

  說出這話時,她的臉上倒是沒有半點挑釁之色,像是真的在請教。

  其實如今的她還不太相信方貴只看一遍神道玄光,便能領悟出那么多的道理來,因此懷疑方貴之前可能本來就在這一卷玄法上面下過苦功夫,,所以又選了一卷,前來試探方貴,只不過,畢竟她也有些拿不準了,所以態度上,倒是顯得恭謹了許多,不敢再那么托大。

  “太幽清月訣?”

  方貴看了一眼那道卷的名稱,然后大咧咧道:“你想問什么?”

  白天雪認真道:“此法乃是修煉月魂之法,講究神識幻化,尤如月掛中天,可懾對手心魄,只可惜,書中講到了該如何修煉月魂,但神識該如何幻化,卻語焉不詳……”

  “那是你笨!”

  方貴照例微閉雙目,片刻之后睜開了眼睛,道:“其實書里早就說到了,修煉月魂之時,便要你分化靈息,意存中宮,猶如烈日,這是月法,你當是人家閑來沒事觀照驕陽是修煉著玩的么?玄法本是天地之法,以驕陽投影于外,便是幻化月魂之法,你這都想不明白?”

  白天雪頓時整個人都呆住了,捧著那道卷,良久不發一言。

  她的呆呆看著方貴,眼底的震驚根本無法掩飾:難道說眼前這個北域修士,真像剛從楚域回來不久的陸真瓶所言的那樣,看起來沒有個正形,實際上天資過人?

  而在她身邊的青云間,則更是滿面歡喜,自己默默琢磨了片刻,才忍不住拍手,道:“妙,實在是妙,方君舉一反三,從殘篇推衍正法,彌缺補漏,天資之高,實在前所未聞……”

  “哈哈,客氣,客氣……”

  方貴笑著向他拱了拱手,心里暗想:“難怪棋宮魔胎天天自夸聰明……”

  白天雪足過了良久,才緩過了神來,輕輕向方貴蹲身一禮,道:“此前我們聽人說方君乃是不世天驕,還心間存疑,吾妹這才不自量力,前來找方君切磋,但今日聽得方君一言,白天雪已知方君才名,實在名符其實,切磋之事,只不過是一場笑話罷了……”

  說著,認真望著方貴,道:“我代愚妹,向方君道歉!”

  方貴也沒想到她會這么說,眉頭皺了皺,道:“免啦,現在可以讓我安心看書了?”

  白天雪再次盈盈施了一禮,道:“不敢再多作打擾!”

  說著話時,輕輕將那太幽清月訣放到了方貴身前的案上,慢慢后退離開。

  而青云間,則也先向方貴行了一禮,這才坐了下來,與方貴說了會話,言辭之間,對方貴的驚人天資甚為欽佩,滿面喜色,倒是看得出來是發自內心,贊嘆良久之后,方才告辭。

  方貴心下十分滿意,還有點小驕傲,大咧咧坐了回去,繼續看書。

  只不過,看起來這一次小小風波散于無形,但引發的喧囂卻還遠遠沒有停止。

  很快的,方貴與白天家的姐妹辯法,折服一個,罵走了一個的事情便已遠遠的傳了開去,引出了無盡議論來,實在是一個北域修士,在尊府血脈面前如此張狂,這太罕見了。

  有人驚嘆于方貴膽子之大,也有人暗中擔憂,說他做了這等事,尊府豈肯干休?

  他看似出了個大風頭,怕是很快要倒大楣了。

  果不其然,方貴第二日照例在藏經殿百無聊賴的看著書時,忽然間身前多了一人。

  只見此人身穿玄袍,個頭不高,臉色稍顯蒼白,懷里抱著一卷書,向方貴躬身一禮,客客氣氣的道:“方君,且恕在下唐突,吾乃玄崖舟,聽聞方君博聞強記,天資無雙,白天家的姐妹,皆對方君贊不絕口,心誠意服,在下心間十分仰幕,特來向方君請教……”

  “又來了一個挑戰的?”

  遠處近處,見得了這玄崖舟前來,頓時大為驚喜,急忙呼朋友引伴,說藏經殿又有好戲看了,周圍很快便多了很多人,遠遠的看著,不知道方貴這一次下場究竟如何……

  “你想請教啥?”

  方貴大咧咧的,并不覺得對方說的請教是客氣話。

  那玄崖舟面色微顯猶豫,道:“在下踏入筑基境界之后,專修幽冥鬼劍之道,不知方君是否了解過,若是沒有,那便是在下唐突了,可以由方君說出自己擅長之法,再行討教!”

  “幽冥鬼劍?”

  方貴想了想,自己好像看過這本書……

  便道:“那就幽冥鬼劍吧!”

  那玄崖舟頓時大喜,道:“方君氣魄,果然無雙!”

  說罷了,便認認真真打開了話匣子,滔滔不絕講起了自己對幽冥鬼劍的領悟,還時不時拋出幾個問題給方貴,言為請教,實則挑戰,而方貴則是手托下巴,百無聊賴的聽著,好像還打了幾個瞌睡,等他說的差不多了,才忽然來了精神,道:“幽冥鬼劍,也是劍道,只不過是走的御劍一道,你這說了半天,全是講如何修煉幽冥之法,連根本也忘了,還講個屁?”

  一句話頓時說的玄崖舟臉都紅了,半晌才道:“在下覺得,幽冥之法才是根本……”

  “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

  方貴一拍玉案,道:“你回去再好好想想,如果你以后將重心放在了劍道之中,好生養劍,以劍引動幽冥之法運轉,那你剛才說出來的那三個問題究竟還是不是問題!”

  這一聲喝,便如雷霆,震得玄崖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半晌之后,他才心悅誠服,起身行禮,贊道:“傳言不虛,方君果然悟性無雙!”

  又一個人心滿意足的走了……

  旁邊圍著的眾修,都已瞠目結舌了,心想這個楚域的小修士,怎么就如此的大膽狷狂,那可都是尊府血脈啊,他居然毫不客氣,想罵就罵,想拍桌子就拍桌子?

  最關鍵的是,他如此無禮,怎么偏偏就沒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樣倒大楣呢?

  反而被他罵過了之后,這些尊府血脈倒比起之前,對他更客氣了。

  心間無盡疑問,卻還是不甘心,仍在繼續等著。

  他們都直覺的感到,這件事應該還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果然,第三天時無事,第四天時,卻又忽然來了兩人,這兩人也是尊府血脈,更是尊府四大姓青云、白天、玄崖、蒼日之中蒼日家的兩位子弟,平素里在尊府筑基小輩之中也是頗有名望的,他們客客氣氣的趕來,一個要向方貴請教太液真水法,一個要請教刀道。

  “你這太液真水法修煉的不到家,一共才十個變化,太少!”

  方貴只是聽那蒼日家的兄長說了一個開頭,便一拍桌子,給人定了性。

  那蒼日家的兄長滿面羞紅,道:“此卷之上,也只推衍出了十個變化……”

  “閉嘴!”

  方貴毫不客氣的訓斥:“你別看這釜州太液宗的傳承里面說十個變化就夠了,可人家是什么時候的仙門?一千五百年了,這是你們家的帝尊老祖宗剛到北域的時候搶來的吧?呵呵,好好一道玄法,留在你們手里一千五百年都不知道改善,還找我過來請教什么?”

  而對另一個人折服的更快:“我特么又不修刀法,你找我干什么?滾!”

  雖然一個被鄙視,一個被罵了,但這蒼日家的兩兄弟,也都強忍著怒火離開了,沒有發作脾氣,反而更為謹守禮數,雖然臉上已經憤憤不平了,走的時候還沒忘了行禮。

  “哼哼……”

  方貴目光傲然,向四方掃了一眼,緩緩坐下,暗掐一道披風術使自己頭發飛揚。

  才高莫測,氣吞山河,一派高手寂寞模樣!

  而周圍那些一直看著他的安州修士們則更迷茫了:這情況跟自己想象中的不對啊!
九天最新章節http://www.hmaene.tw/jiutian/,歡迎收藏
手機看九天http://m.szaol.com/jiutian/九天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九天》版權歸原作者黑山老鬼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Fatal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getflink() in /www/wwwroot/szaol.com/templets/duoben/article_new.htm on line 85
福彩东方6十1中奖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