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余年|第三十九章 太后圣明

推薦閱讀:
  長公主的眼中閃過一絲怯色愁苦道:“四年了監察院居然還不放松真怕哪天被查了出來……聽說陳萍萍大人回家省親一直不肯回京如果……他真的就甘心養老那就好了。”

  “不見得。”皇后冷笑道:“你不要忘了四年前是陳萍萍入宮與皇上談了一夜才讓皇上收回了指親的旨意。前些日子陳萍萍回鄉省親范建趁機入宮皇上才又將晨兒指給范閑又明說了將來你不要再管內庫的事情……如果陳萍萍現在人在京都只怕這門婚事還有變數說不定就真隨了你的意……或者說隨了宰相大人的意。”

  長公主掩嘴一笑說道:“皇后這話說的如果這門親事不成您也應該高興才是畢竟二皇子就會少了一條撈銀子的門路。”

  皇后微笑道:“我有什么好高興的?其實說到底這也不

  過是兩個孩子結親的事兒成與不成與本宮關系不大……母后也說了以后孩子們的婚事我可以操操心這范家的事情我就不操心了。”

  長公主面色微變卻依然笑著說道:“娘娘說的有理那我這做母親的就更沒有什么好急的了雖然那個范閑出身不怎么光彩但這些日子看來倒也有幾分才學再說晨兒的精神這些天似乎有了些起色說不定還真是喜事將近帶來的好處。”

  兩位慶國最有權勢的女人就這樣安靜對坐著飲茶閑敘似乎剛才的一切都沒有生過。兩個人誰都不愿意松動自己的心防誰都不愿意去做那件事情??殺死范閑婚事自然告吹范家后繼乏力。二皇子沒有了支持宰相高枕無憂長公主依然病弱不堪地管著內庫為有需要地人提供源源不絕的銀子??只要死一個人似乎困繞皇宮權力分配的困局便會迎刃而解。

  但偏偏卻沒有人愿意出手畢竟不是四年前畢竟京都不是澹州這里有無數雙眼睛就算是皇宮里面的人。也不可能再用暗殺這種手段來對付一名大臣地兒子尤其是在這種敏感的時期而且……畢竟柳氏這一輩子不會兩次踏進同一條**溝里。

  太后寢宮之中。那位看上去年高德劭的老太太垂下自己花白的頭感受著身后那雙穩定的手正在梳理著自己的頭低聲說道:“為什么我會生這么蠢的一個女兒?”

  身后那人微笑說道:“可您還是最疼長公主不然當初也不會讓皇上做出那樣的安排也不會幫宰相大人暗中做了那么多事。”

  太后嘆了口氣。說道:“林若甫這個人真不知道是他負了我那兒還是我兒害了他……對了。你這條老狗眼睛毒說說看皇上到底為什么要讓范家那小子娶晨兒?”

  那人聲音有些猶豫:“郡主也到了該嫁的年齡而且身體確實也怕難以好轉許給范家倒是合適不過婚事只是其表關鍵還在于陛下那道模棱兩可的口諭這樣大一筆產業就讓一個外姓人來管。莫非……陛下覺得皇后與長公主太過親近又對太子真地不滿所以剝了長公主的權準備讓二……”他忽然現自己雖然服侍了太后幾十年但在這件事情上表的意見已經太多了所以住嘴不言。

  太后微怔臉上像菊花瓣地一樣的重重皺紋漸漸鋪開說道:“國事陛下管家事我管那這件事情我就不管了。”

  那人餡媚說道:“太后圣明。”

  “這件事情你做的很不聰明。”司南伯范建在書房里冷冷看著自己的兒子。

  范閑苦笑著白天的時候就知道一定逃不過這輪責問也不多作解釋只是老實認錯。

  “你不是一個蠢人郭保坤身邊也沒什么厲害人物如果你真要打他一頓出氣為什么會露出這么多馬腳?”不等范閑解釋司南伯又冷冷說道:“不要說什么打人不報名等于沒出氣地廢話!”

  范閑知道是柳氏向父親傳述自己白天的說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看見他臉上干凈無比的笑容范建便無論如何也氣不起來了嘆著說道:“說說吧鬧這么一出是為了什么?”

  范閑想了想回答道:“一是昨兒夜里與靖王世子喝了頓酒覺得這朋友可交借著打架這事兒把他和自己綁在一處將來身后有靖王府這個靠山不論做什么事情總是方便些。”說完這句話他偷偷看了一眼父親地眼神現沒有什么異常才繼續說道:“二來郭保坤這廝欺人太甚我得讓他知道我是不能惹的。”

  范建冷笑了一聲說道:“這第二條理由說得過去但我想最重要的原因……是你打心里抵觸那椿婚事所以想自敗名聲好讓宮里踢你出局。”

  范閑沒想到根本沒有瞞過父親微微一怔思琢著該如何解釋。

  范建又冷冷說道:“而我先前說你不聰明也就是因為你拖了靖王下水。要知道郭家是太子那派的人靖王世子卻是二皇子那派的人你打郭保坤拉靖王世子這事兒落在別人眼里豈不是要說我們范家已經投靠了二皇子?”

  范閑裝作吃驚道:“慶國上下都知道父親與靖郡王交好妹妹與柔嘉郡主也是打小的朋友兩家關系之親密甚至可以說是官場之上的異數難道……您……?”

  “不要忘了你奶奶當年是陛下的乳母這靖郡王也是她帶大的那時候陛下忙于別地事情所以都是由我帶著玩兩家的感情自然極好。”范建哼了一聲說道:“但私交是私交公務是公務國事乃國事。這宮里的事情又豈是我們做臣子可以議論的?太子如今依然是太子一國之儲君如果陛下萬年之后我們范家當然要忠于太子。”

  范閑聽出這話里的病來笑著說道:“太子如果不是太子那又怎么辦?”

  說來奇怪聽著兒子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司南伯范建卻沒有絲毫吃驚也沒有教訓他只是淡淡說道:“這只有陛下才能做決定任何在陛下沒有決定之前就站了陣營都是錯誤的做法。”

  “孩兒明白了。”范閑終于得到了痛打郭保坤后想要的一個結果“范家不站在太子一邊也不站在二皇子一邊只是站在……陛下這一邊。”

  “不錯。”范健寒聲道:“如果不想站錯隊就不要急著搶站而且只要你永遠站在最強者的

  一邊你就永遠不會犯錯而這整個天下最強的自然就是陛下。”

  “萬一陛下駕崩了呢?”范閑不懷好意地看著父親知道他對那個皇帝確實忠心耿耿。

  “陛下春秋鼎盛比我年紀還小。”范建微笑道:“將來是將來的事是你們這一輩人的事。”

  ……

  ……

  “你知不知道為了讓你能夠輕松地從公堂上走下來我們與郭家今天在朝廷里暗中交了多少次手?大理寺刑部吏部到處都可以看得見我們兩家的影子郭家最后甚至還找到了監察院如果不是陳萍萍不在說不定你今天真的回不來了。”

  “陳萍萍?”范閑皺了皺眉對這個名字實在是很耳熟當然知道對方便是整個慶國陰暗力量的掌權者但是明知道范家與監察院之間的親密關系所以他有些納悶:“為什么陳萍萍在我就回不來了。”

  “因為他反對你娶長公主的女兒。”范建冷冷道:“這次急召你入京就是因為陳萍萍回鄉省親無法在陛下面前說話才讓你入京趕緊確定這門婚事倒不完全是因為那位姑娘的病情。”

  范閑望著父親問道:“費介是我的老師您與陳院長的關系也一直密切為什么他會反對?”

  “不對在外人看來我與監察院之間并沒有太深的關聯。”范建淡淡說道:“至于他為什么會反對很簡單因為就某些事情的看法上我和他有分歧所以會尋致完全不一樣的判斷。”

  “什么看法。”范閑盯著父親的雙眼一絲都不游離。

  范建皺了皺眉最終還是決定告訴這孩子一部分的事實:“陛下不喜歡太子但是皇后與長公主親近而長公主掌管著內庫的銀錢出入這是一筆暗帳很容易從里面取出銀子這個事實讓陛下很不放心。”范閑心頭大驚說道:“原來……陛下是怕東宮有變?”
慶余年最新章節http://www.hmaene.tw/qingyunian/,歡迎收藏
手機看慶余年http://m.szaol.com/qingyunian/慶余年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慶余年》版權歸原作者貓膩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天道編輯器造化圖三國之暴君顏良


Fatal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getflink() in /www/wwwroot/szaol.com/templets/duoben/article_new.htm on line 85
福彩东方6十1中奖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