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余年|第四十章 探未婚妻去

推薦閱讀:
  司南伯府的書房里并沒有宮廷陰謀即將大展開的鐵銹味道。

  范建笑了起來心想面前這孩子雖然聰明但政治斗爭方面的經驗確實是太少了些看來以后要慢慢地教:“陛下這一生都是馬背上過來的怎么會怕這些只是他并不愿意看到自己父子反目所以借這個事情警告一下后黨。”

  后黨?就目前看來是皇后、太子、長公主……或者還有宰相。范閑繼續問道:“皇帝陛下應該有更好的方法解決這件事情您以前說過內庫的產業一向有監察院監管為什么會選擇我?”

  “很簡單。”范建望著他眼光卻像是望著極遠的地方像是望著另外一個人“因為我建議他選擇你。”

  范閑眉頭一挑知道父親不會再作任何解釋所以轉而問道:“那為什么陳萍萍會反對?”

  “因為他建議陛下不選擇你。”范建說道:“陳萍萍一直認為你應該走一條不一樣的路。”

  堂堂監察院院長也如此關心自己!范閑忽然想到了監察院門口的那個石碑終于忍不住心中強烈的疑惑問道:“為什么……監察院門口……

  “會有你母親的名字?很簡單慶國當初本來就沒有監察院。你母親當年說有監察院吧……”范建笑了起來似乎心中十分快意“所以慶國就有了監察院。”

  范閑的心臟跳的比袋鼠還要猛張大了嘴。半天沒有回過神來想到了前世很熟悉的那句話??上帝說要有光就有了光!

  ……

  ……

  父子二人地對話在繼續。范閑今天才第一次知道當初那個葉家擁有何等恐怖的勢力在慶國東征西伐陷入財政危機的時候是葉家一手撐住了搖搖欲墜的朝政而目前令百官驚悚被皇帝陛下用來“團結”整個慶國力量地監察院居然是母親當年建議設立并且從建院之初的機構設置到龐大的支出全部是由母親一手處理和提供。

  難怪監察院的門口寫著葉輕眉這個名字難怪自己從小就在監察院的注視下長大??范閑注視著父親看了半天。搖了搖頭嘆道:“父親我說句話您可別生氣。”

  “放心吧。我什么時候對你過脾氣?”范建似乎猜到他要說什么臉上帶著一絲有些詭異的笑容。

  范閑想了一下措辭最終現不知道該如何組織語言苦笑著直接說道:“我現在真的很懷疑……老媽當年是怎么看上您的。”

  “哈哈哈哈不要忘記你母親的名字……’司南伯范建好象已經有很多年沒有笑的這么開心了。揮揮手讓他離開了書房。

  范閑走到園子里心想這是什么意思?忽然明白了。葉輕眉葉輕眉……看輕天下須眉。

  “父親沒有責怪你吧?”范若若擔心地望著哥哥其實她與范閑長地并不相象唯一最相似的就是長長的睫毛和白皙地皮膚。

  范閑苦笑道:“責怪并不是教育當中最可怕的一個環節最可怕的其實是長時間的思想交流。父母們總以為應該和自己的孩子進行思想上地對話卻不知道這是最最令人難以忍受的事情……正青春年少時。卻要被迫親近陳腐氣十足的裹尸布。”

  他這是想到剛才看到地一幕有感而過花廳的時候看見范思轍正滿臉不耐煩地聽著柳氏訓話柳氏看見他之后才住了嘴他厚著臉皮把范思轍帶了過來。

  范若

  若嘆息道:“這也是沒法子的事情。”她忽然想到白天在京都鬧的沸沸揚揚的那樁案子好奇問道:“哥哥你曾經說過如果做一件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那背后一定需要一個很明確和強有力的理由。今天你上京都府打官司肯定有什么原因。”

  范閑點了點頭。

  范若若沒有問原因到底是什么只是問道:“得到你想要的結果了嗎?”

  范閑笑了笑說道:“還算比較滿意至少知道了父親究竟在朝廷里面怎么站的隊知道了原來范家在朝廷里地影響力比我想像的還要大很多至于你能猜到的那個原因我就不知道效果了畢竟我不可能變成一只蚊子去偷聽宮里那些大人物的對話。”

  范若若嗔怪道:“若是為了這些事情也不需要行險吧。”

  范閑笑著解釋道:“反正是拿定主意要打那個姓郭的小匹夫順便看一看京都里的水有多深也是好的。”

  “喂!我聽不懂啊!”在一邊聽了半天的范思轍終于忍不住叫了起來。

  范若若微笑著拿出戒尺范思轍嚷道:“聽不懂也要打?”范若若的笑容壓迫感十足:“說過多少次要叫大哥。”

  “我知道錯了大哥。”范思轍小小年紀但是骨子里的奸商思維讓他絕對不吃眼前虧。

  范閑好笑看著他:“我看你今天修改后的計劃書覺得你實在是有些天分怎么會連我和你姐姐說的話都聽不懂?”

  范思轍憤怒嚷道:“什么裹尸布教育環節的誰知道你們有這么多古怪詞兒……不過最后那句倒是聽明白了。”他恨恨道:“喂……錯了大哥那姓郭的王八蛋上次在酒樓上欺負我你就該打了怎么一直拖到昨夜才打……不管下次再有這么好玩刺激的事兒你一定得帶我去。”

  范閑苦笑望著他心想你別老想扮演街頭小霸王成不成?

  他們兄妹二人說話的時候并沒有避著旁邊眼睛骨碌碌轉著的范思轍這是范閑的決定一方面是借此讓柳氏明確地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以免將來因為雙方信息對流不暢而導致擦槍走火就像是前世中美軍事交流哪方演習總得派個觀察員不是?范思轍自然就是觀察員了。另一方面是想讓這個頑劣的弟弟逐漸適應……這范家三寶的氛圍范閑相信潛移默化所養成的某種習慣會讓某些人在做出某些決定前進行更多偏于光明方面的思考。

  等范思轍去睡后范閑轉過頭去問妹妹:“約好了吧?”

  范若若點點頭嫣然一笑道:“萬一被人認出來怎么辦?如果讓京都里的人知道你居然這樣著急要去看新媳婦兒只怕都會笑死……而且說不定會讓很多人不高興。”

  “不管了。”范閑有些惱火地揮揮手“我得先把這件事兒確定一下。”

  一大清早京都守備葉府的馬車就停在了司南伯府的門口馬車上葉靈兒略顯焦急地等著。過了一會兒范若若領著一個面色臘黃、略微有些駝背的年輕人從府里走了出來葉靈兒眼睛一亮迎上前去。

  葉靈兒襝衽一禮說道:“有勞范小姐了。”接著轉身向那個略有些駝背的年輕人微笑問道:“先生便是費大人的學生?”

  年輕人笑了笑臘黃色的膚色配上眼角的幾絲皺紋看上去精神不怎么好。他拱手回應道:“正是。”

  葉靈兒說道:“辛苦先生了。”

  年輕的醫生笑了笑禮貌回答道:“病人要緊我們還是快去吧。”

  葉靈兒與范若若上了頭一輛馬車年輕的醫生上了后一輛他坐在座位上現這馬車極為寬敞與京都里常見的樣式區別很大里面也沒有多余的裝飾看來這葉府終究是沙場出身始終有些肅氣。年輕醫生自然就是范閑今天一大早起來就在若若的眉筆粉底幫助下化了一個妝這還是小時候跟費介學的些皮毛但看起來效果似乎不錯。

  其實他的信心最主要是因為他相信自己在京都已經有了小小名氣但真正見過自己的人還是少之又少至少那位葉靈兒和林家小姐沒有見過。一想到馬上就要見到的林家小姐范閑的心跳驟然加不論今后如何打算畢竟現在名義上對方是自己的未婚妻而自己心中一直記掛的白衣姑娘顯然也是豪貴家庭出身想要一妻一妾那基本沒門看來自己得做出某種選擇。

  隨著馬車的前行范閑也越來越緊張。因為馬車前進的方向就是皇家的別院是那位林家姑娘??自己的未婚妻目前居住的地方他今天冒充大夫這本身就是極荒唐的事兒但是一想到雞腿一想到葉家一想到??所謂妻子便是這輩子要和你在枕頭上面對面噴氣的角色由不得范閑不小心謹慎卻又大膽荒唐就和來京都前想的那樣不論怎的都得先看看可愛不?漂亮不?蘿莉不?
慶余年最新章節http://www.hmaene.tw/qingyunian/,歡迎收藏
手機看慶余年http://m.szaol.com/qingyunian/慶余年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慶余年》版權歸原作者貓膩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天道編輯器造化圖三國之暴君顏良


Fatal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getflink() in /www/wwwroot/szaol.com/templets/duoben/article_new.htm on line 85
福彩东方6十1中奖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