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暴君顏良|第六百八十八章 驚天動地破帝都

推薦閱讀:
  想象一下,把兩個成年男人重的石頭,穿越百余步的距離,轟擊向城墻,會是怎樣一種效果。

  天崩地裂,地動山搖,驚天動地……

  諸般種種的駭人之詞,已不足以形容那種效果,那種令人發自內心,毛骨悚然的恐怖。

  當第一輪的轟擊結束后,漫天的塵埃,足足彌漫了一刻鐘,才緩緩的降了下去。

  塵埃落盡后,城前觀戰的楚軍將士,全體倒吸了一口涼氣。

  眼前,原本看似堅不可摧的洛陽城,只一輪轟擊下,已是傷痕累累,滿目瘡夷,城墻上坑縫遍布,巨大的城樓,更不知被洞穿多少處。

  而城上的曹軍,則是哀聲遍布,不知有多少人肢骨摧折,腦漿破碎。

  城上土筑的女墻,根本擋不住破城炮那巨型的石彈轟擊,更保護不了躲藏于下的曹軍士卒,只一輪的轟擊下,鮮血便已經染紅了城頭一線。

  夏侯惇從殘破的女墻下站了起來,環視著周圍的慘烈,整個人都驚呆了。

  “賊軍……賊軍的霹靂車,怎有如此強在攻擊力,這怎么可能啊?”夏侯惇滿臉驚駭,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城上的曹軍驚怖萬分,城下的楚軍將士,則從震驚中清醒過來,開始瘋狂的歡呼起來。

  楚軍將士,在為己軍那強大無比的破城炮歡呼雀躍。

  萬眾山呼之中,顏良神色昂然。刀鋒似的眼眸之中,流露著幾分傲色。

  左右諸將,此刻終于釋疑。他們終于明白了,顏良為何對攻破洛陽這般有信心,原來竟是仗著破城炮這般新型的強大投石機。

  有此利器,何愁洛陽不破!

  諸營的統帥們,皆是遠遠望向王旗所在方向,眾將的臉上都不禁浮現出敬嘆之情。

  顏良則在眾將的囑目中,揚鞭高喝:“給本王繼續轟擊。不把洛陽城夷為平地,絕不罷休——”

  號令傳下,戰鼓之聲愈烈。

  數百門破城炮。在第一輪的齊射后,開始了自由射擊。

  數不清的巨石,挾著厲厲風聲,此起伏落的騰空而起。向著殘破的洛陽城飛射而去。

  轟轟轟——

  巨鳴聲不絕于耳。腳下的大地無休止的在抖動,洛陽北門一線,轉眼已籠罩在漫天的狂塵中。

  那塵屑之中,不時可見鮮血飛濺,更隱隱聽得見鬼哭狼嚎之聲。

  城前的楚軍將士們,雖看不清敵城清晰景像,但他們也能想象得到,城上的敵人此刻正經受著何等的折磨蹂躪。

  那壯觀的景像。令在場的每一名楚軍將士,都熱血為之沸騰。緊緊握著手中的刀槍,恨不得即刻沖上城去,殺光那些驚恐嚎叫的敵人,為他們的大王,奪取洛陽這座天下帝都。

  轟擊從清晨開始,一直持續到近午,中間就未曾有一刻停歇。

  隨著震耳欲聾的轟鳴聲漸漸減弱,持續了將近幾個時辰的轟擊,終于漸漸的停歇了下來。

  當最后一枚巨型石彈射出后,劇烈的轟響聲,終于結束。

  城外的楚軍將士,都屏住了興奮的呼吸,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飽受蹂躪的洛陽城,此刻會被轟成什么樣的德性。

  塵霧漸落,洛陽北城,漸露出了殘破的面容。

  楚軍將士漸有沉寂的熱血,陡然間沸騰到了頂點,所有人都禁不住,爆發出了山呼海嘯般的狂呼聲。

  因為,洛陽北城一線,早已不成模樣。

  巨大的城樓已坍塌半邊,沿城一線被轟到幾如廢墟,而城門左翼十余步處,城墻竟已坍塌下半邊,露出了一道數丈寬的口子。

  曾經堅不可摧的洛陽城,此刻竟已土崩瓦解。

  觀得此狀,顏良也長吐了口氣,胸中的熱血,也為之沸騰了。

  他從周倉手中奪過青龍刀,寶刀向前重重一劃,暴喝一聲:“大楚的將士們,給本王殺光敵賊,奪下洛陽城,殺——”

  隆隆的戰鼓聲,在此刻達到了最澎湃的地步。

  震天的鼓聲之中,大大小小的軍陣,轟然而散,數萬楚軍將士,如潮水一般,鋪天蓋地的涌向了殘存的洛陽城。

  “殺——”

  “殺——”

  咆哮的殺聲中,極善攻堅戰的老將黃忠,縱馬當先,率領著他的長沙兵,徑直撲向了城門左翼的缺口處。

  而此時,城上殘破的曹軍,才剛剛從那恐怖的炮擊,所留下的廢墟中,艱難的爬起來。

  “呸!”夏侯惇吐盡了嘴巴里的灰,大口喘著氣爬了起來。

  灰頭土臉的他,頂上的頭盔也不知哪里去了,整個人如從地下爬出來一樣,全然都是塵屑覆蓋。

  當夏侯惇還來不及品味方才的驚心動魄時,他那只獨眼,就驚愕的發現,潮水般的敵人,已經如野獸一般,涌上了他殘破的城頭。

  “都他娘的給老子起來,拿起武器,給老子擋住敵賊!”夏侯惇暴喝著,拳打腳踢著那些驚恐的士卒,把他們驅趕向城頭的缺口處。

  這個時候,楚軍已趁著曹軍失神的功夫,越過護城河,沖向了諸處坍塌之處。

  黃忠所統的攻城主力,更是直奔城門左側那最大的缺口,趁著曹軍還沒有回過神之際不,成百上千的將士,便已如狼似虎一般撲了上來。

  防線已失,斗志瓦解決曹軍,又如何擋得住這些熱血狂殺之聲。

  鮮血飛濺,慘叫連連,黃忠長刀所向無敵,率領著他的士卒,將圍堵而來的曹軍越逼越退,把缺口處的登城點,不斷的擴大。

  而沿城其余各線,楚軍也在紛紛的爬上破損的城頭。驚魂落魄的曹軍,根本就無法抵擋。

  洛陽城陷,已是無可避免。

  夏侯惇心如刀絞。他只覺自己的尊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

  想他自追隨曹操起兵以來,每每留鎮后方,就從未曾有過差池,更沒有失過一座城池。

  而今,曹操本著最大的信任,將洛陽重鎮。交由給他這個兄弟來鎮守,但這洛陽城,眼看著卻將要失陷于顏賊之手。

  他夏侯惇若是失了城池。還有何面目面對曹操。

  更何況,如今洛陽城已被圍了個水泄不通,倘若城池一陷,夏侯惇就是死路一條。根本就沒有再見曹操的機會。

  悲憤之中的夏侯惇。突然間狂怒起來,暴喝一聲,縱馬就親自殺向了沖涌而來的楚軍。

  刀鋒所過,沖殺上來的楚軍將士,如同脆弱的螻蟻一般,被夏侯惇輕易的收割著人頭。

  盡管這些年來,夏侯惇都居于后方,鮮有再上戰場的機會。但一身的武藝卻不曾有過落下。

  身懷一流武藝的他,又豈將眼前這些敵方小兵放在眼中。

  夏侯惇狂殺開路。一時激勵了左右曹軍惶恐的斗志,他們鼓起勇氣,著夏侯惇一路反殺向前,竟似有將楚軍輾下城頭的氣勢。

  狂殺中的黃忠,抬頭猛見一獨眼敵將,竟然威不可擋,膽敢在他面前逞兇,亂斬著己軍將士。

  曹軍諸將中,除了夏侯惇外,還有哪一員將領,擁有如此武藝。

  眼見夏侯惇就在眼前,黃忠的戰意,陡然間被激發到頂點。

  喉頭一滾,黃忠一聲低嘯,怒發神威,虎步分開眾軍,手中長刀狂斬而下,直取夏侯惇。

  正殺得瘋狂的夏侯惇,驀見一員須發皆白的敵將,向自己沖殺而來,刀鋒尚未襲至,那凜烈的殺氣,便讓夏侯惇感到氣息為之一窒。

  未及交手,夏侯惇便判知,殺來之敵將,絕非等閑之輩。

  楚軍諸將之中,能有此威勢的老將,必當是那個傳說中的黃忠了。

  夏侯惇早聽說過黃忠的厲害,但殺到眼紅的他,此刻哪還有忌憚,厲喝一聲:“老匹夫,也敢在本將面前逞狂,納命來吧——”

  夏侯惇絲毫不懼,縱刀如風,傾盡全力迎擊而上。

  吭——

  兩柄戰刀,瞬息間在半空相撞,迸發出的激鳴聲,竟是震得左右士卒耳膜嗡嗡作響。

  黃忠前沖一步,長刀反轉掃出,第二刀緊隨而至。

  夏侯惇卻是身形一震,腳步禁不住狂力的沖撞,稍稍后撤了一步。

  高手過招,一招交手間,高下立判。

  “此老卒的勁力,竟這般之強!”夏侯惇心中暗吃一驚。

  驚詫之際,黃忠的刀式,已如狂瀾怒濤一般,襲卷而至。

  夏侯惇不及多想,急是傾盡全力,勉勉強強的接下了黃忠的攻勢。

  兩員當世名將,在這狹窄的城頭上,步戰交手,轉眼已走過十余合。

  黃忠武藝乃當世絕頂,放眼天下,能與之匹敵之將屈指可數。

  夏侯惇雖猛,但這些年身處后方,疏于戰陣,又失了一眼,武藝畢竟有所削弱。

  擁有一流武藝的他,又如何能是黃忠之對手。

  交手三十余合,夏侯惇便越來越吃力,被黃忠狂風暴雨般的刀式,逼得是應接不暇,下風之勢愈加明顯。

  多少年未曾上戰場,今好容易親自上陣一回,卻遇上如此強勁的對手,而且,這個對手還是一個垂垂老朽。

  威名震動天下的夏侯惇,倘若今日敗在一個老朽刀下,這一世的威名,豈非毀于一旦!

  夏侯惇是越戰越怒,胸中的怒氣,如積蓄已久的火山一般,終于是爆發了。

  這獨眼曹將,陡然間一聲長嘯,如發狂的野獸一般,手中刀勢戰力怒漲,反守為攻,瘋狂的反撲而上。

  暴走的夏侯惇,竟在轉眼間奪取了上風,凜烈之極的刀勢,將黃忠壓迫到喘不過氣來。(未完待續。。)
三國之暴君顏良最新章節http://www.hmaene.tw/sanguozhibaojunyanliang/,歡迎收藏
手機看三國之暴君顏良http://m.szaol.com/sanguozhibaojunyanliang/三國之暴君顏良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三國之暴君顏良》版權歸原作者陷陣都尉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Fatal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getflink() in /www/wwwroot/szaol.com/templets/duoben/article_new.htm on line 85
福彩东方6十1中奖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