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暴君顏良|第六百八十九章 曹操第一大將又如何

推薦閱讀:
  當年的夏侯惇,在被曹性射中一只眼后,竟然怒而拔箭,將自己的眼珠生吞,暴走之下,反殺了曹性。

  此時暴走的夏侯惇,武藝的潛能再度被激發,轉眼之間,已是達到了驚人的地步。

  擁有絕頂武藝的黃忠,面對著暴走的夏侯惇,一時間竟是盡落下風,被壓迫到喘不過氣來。

  主將雖占了上風,但卻挽回不了曹軍全面敗潰的局面。

  沿城一線,楚軍已全面涌上城頭,數以萬計的楚軍,圍殺著兵力微弱,士氣低落的曹軍。

  伴隨著一聲轟響,吊橋已被斬破,城門也被先登營的將士們強行打開。

  城外擁集的楚軍,如決堤的洪流一般,從破開的城門沖涌而入,無情的輾壓著曹軍殘兵。

  大勢已定。

  顏良長吐一口氣,策馬揚鞭,昂然的率著親軍隊,向著洛陽城開進。

  當顏進抵北門城下時,抬頭一掃,正瞧見黃忠正與夏侯惇激戰。

  “這夏侯惇失了一眼,竟然還如此了得,了不起啊。”就連素來狂妄的顏良,看著威勢大發的夏侯惇,也不禁出言贊嘆。

  只可惜,顏良的贊嘆,卻并不代表他打算手下留情。

  對于敵人,顏良永遠都不吝惜殘酷。

  眼前夏侯惇將黃忠壓得喘不過氣來,顏良觀戰片刻,很快便看出了夏侯惇的軟肋。

  他便冷笑了一聲,高聲道:“漢升。這廝瞎了左眼,左側視線受限,你攻他左路。必可獲勝。”

  那洪鐘般的喝聲,直抵城頭,黃忠聽得是清清楚楚。

  正處不利的黃忠,經顏良這般一提醒,猛然間恍然大悟,遂是刀勢一變,改以主攻夏侯惇的左路。

  那夏侯惇雖失了一眼。但平素最恨別人說他是瞎子,如今聽得城下有人公然說他瞎眼,不禁勃然大怒。手中刀勢愈烈。

  可惜,夏侯惇雖猛,卻為顏窺破了軟肋,刀勢雖比先前更猛一籌。卻難以再壓制住黃忠。

  經得顏提醒的黃忠。刀鋒如影,狂襲向夏侯惇的左側,一刀猛似一刀。

  正如顏良所猜想的那樣,夏侯惇左路視線受阻,對黃忠刀鋒襲來的判斷,往往要慢上半拍,出刀相擋之際,便更要倉促幾分。

  十余招后。黃忠便借著對手這軟肋,扳回了劣勢。雙方重新戰成了平手。

  而夏侯惇在一陣的瘋狂暴走后,氣力大耗,潛力也隨之發泄殆盡,暴走之勢漸漸的便平息了下去。

  恢復正常實力的夏侯惇,本就非黃忠的對手,今再加上被黃忠尋見了軟肋,面對著黃忠洶涌的反擊之勢,二十余合后,便已盡落下風,破綻頻頻而出。

  而城頭處,曹軍士卒已被圍殺殆盡,成千上萬的楚軍將士,已涌向洛陽城內,圍殺殘存的敵人。

  城頭一線,只有夏侯惇,還有他的百余名親兵,還在苦苦的支撐。

  數十倍的楚軍,卻如鐵桶一般圍逼而上,將這些頑抗的敵人,逐個的輾壓殆盡。

  二將的交手,已至百余合。

  此刻,夏侯惇已暗氣喘如牛,汗如雨下,他已達到了抵抗的極限。

  而黃忠雖因年邁,氣力也有些削弱,但招式上卻不落下風,依舊處于絕對的優勢。

  又是一刀扇掃而出,徑攻夏侯惇左路。

  夏侯惇視線不及,再加上氣力削弱,待要舉刀相抵時,卻已不及。

  但聽得“哐”的一聲震鳴,夏侯惇手中之刀脫手而飛,諾大的身軀被黃忠震到側飛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城樓的墻壁上。

  重重摔落于地的夏侯惇,張口便噴出一蓬血箭,他氣血未及平撫,當即就想掙扎著爬起來。

  而圍戰的楚軍士卒,卻已一擁而上,七手八腳的將夏侯惇五花大綁起來。

  此時,顏良已步上了殘破的城頭,占領洛陽城,交給他麾下的精兵猛將就可以了,他現在的最大興趣,乃是親眼瞧瞧夏侯惇這位曹操麾下第一大將。

  “放開老子,快放開老子——”夏侯惇撒潑似拼命掙扎,如此被反綁著壓在地上,簡直是對他莫大的屈辱。

  “把他拖起來吧。”顏良擺手道。

  歷史上的夏侯惇,號稱家無余資,義氣待人,其為人倒似比那曹洪要強很多。

  顏良對夏侯惇也算頗有欣賞,如今給他些許尊嚴,也就不奇怪。

  豈料,站起來的夏侯惇,卻不知好歹,反而怒恨恨的罵道:“顏賊,你休要得意,今你雖陷洛陽,待丞相大軍殺到,必殺你個片甲不留。”

  性情高傲的夏侯惇,羞憤于失了洛陽,似是以這般言語,來為自己壯聲勢。

  顏良冷笑了一聲,不屑道:“曹操眼下還在函谷關吃鱉,他要能攻破關城,你夏侯惇又何至于落到這般田地。”

  顏良毫不掩飾對曹操的不屑,還有對他夏侯惇的諷刺。

  夏侯惇愈加羞怒,怒叫道:“姓顏的,你無故侵我疆土,作惡多端,早晚有一天必會自食惡果。”

  “無故侵你疆土?哈哈——”顏良譏諷的大笑,“這么多年來,曹操他無故入侵了本王多少次,本王現在只是連本帶利,一并還給他而已,你也算明事理的人,竟然還敢惡人先告狀,真他娘的好笑。”

  夏侯惇臉色一紅,自知理虧,卻強撐著氣勢,慷慨道:“丞相乃是奉天子之令,伐爾等不臣之徒,此乃天經地……”

  “奉你妹的天子之命啊。”顏良“粗魯”的打斷了夏侯惇,不屑道:“天下有眼的人都看得出來,那漢帝劉協,不過是曹操手中的傀儡而已,早幾年你們打打天子這張牌,還有點用處,現下連劉備這種假仁假義之徒,都敢學本王稱王稱霸,你還張嘴閉口天子天下子的,你不覺得很幼稚嗎。”

  夏侯惇寧愿顏用同樣的慷慨,狠狠的反駁他也好,這樣他至少可以感覺到,自己是被重視的。

  但夏侯惇沒想到,顏良竟然用如此充滿“匪氣”的言語,肆無忌憚的諷刺自己,末了,還諷刺自己這個曹操麾下第一大將“很幼稚”。

  這簡直是對他夏侯惇尊嚴,最無情的羞辱。

  夏侯惇怒了,怒得臉紅脖子粗,當場就想發怒。

  顏良卻冷冷道:“本王勸告你,最好還是收起你的狗屁慷慨,本王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你的那位曹家兄弟曹洪,如今還在被掛在武關的城頭上,你要是不想被本王掛在函谷關上的話,識趣的就最好閉嘴。”

  夏侯惇憋了滿腹的怒言,硬生生的給顏良堵了回去。

  他猛然間想起了曹洪,自從顏俘虜了曹洪之后,就一直把他留在武關上,每每遇到曹軍來攻,拿將曹洪掛在城門上,充當擋箭牌。

  這么多年來,曹洪風里來,雨里去的,幾次懸掛城門,那般無盡的羞辱,就連夏侯惇看了,都感覺到難以忍受。

  夏侯惇屢次在想,倘若被掛在城門上的人,換成了他夏侯惇的話,他寧愿一頭撞死在城門上。

  念及于此,夏侯惇滿腹的破口大罵之詞,便不敢再出口。

  夏侯惇早聽說過顏良殘暴,對付俘虜,各種卑微殘忍的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如今顏良既然是對他發出威脅,夏侯惇很清楚,眼前這個狂妄的家伙,必然會說到做到。

  他卻又不甘心,咽了口唾沫,叫道:“姓顏的,有種你就殺了本將,本將絕不皺一下眉頭。”

  “你那侄女夏侯涓,乃是本將的姬妾,你夏侯家好歹也算本將的半個親戚,本將看在夏侯涓的面上,當然要留你一條狗命了。”顏良冷笑著道。

  夏侯惇一愣,這才想起夏侯淵與他講過,當年漢中一役時,顏良如何俘獲了他們的侄女夏侯涓一事。

  顏良當眾提及此事,明顯有羞辱他們夏侯家的意思。

  夏侯惇惱羞成怒,恨得是咬牙切齒,卻半天卻沒能噴出一個字來。

  “把他押下去,好生看管,本王自有用處。”顏良也不屑于跟他多廢話,擺手一喝。

  “姓顏的,有種你殺了我啊,你有種……”夏侯惇在大叫聲中,被幾名親兵,無情的拖了下去。

  處置完夏侯惇,顏良轉身遠望洛陽城,這座雄偉的城池,此刻已是烽煙四起,血流成河。

  這座雄偉哥的帝都,今日必會為戰火所重創。

  明天,也將是洛陽城浴火重生之時,從此往后,這座像征皇權的帝都,將改換旗幟,從此往后,歸他顏良所有。

  望著滿城烽火,顏良豪然大笑。

  “大王,如今洛陽已下,臣請率一軍,即刻西赴函谷關,殺那曹賊一個措手不及。”上得城頭的呂玲綺,興奮的請戰。

  此刻,呂玲綺更巴不得能手刃曹操,以為其父報仇。

  顏良卻深知,洛陽雖陷,但函谷關那一片地方,并不利于大兵團作戰,呂玲綺就算率軍殺去,也不見得有所收獲。

  想了一想,顏良冷笑道:“殺曹操何必急于一時,待本王收拾了南面的夏侯尚,還有東面的曹休也不遲,玲綺你現在只需替本王做一件事。”

  “請大王示下。”呂玲綺拱手應道。

  “馬上押解著夏侯惇往函谷關,把那家伙給本王掛在函谷關城頭。”(未完待續。。)
三國之暴君顏良最新章節http://www.hmaene.tw/sanguozhibaojunyanliang/,歡迎收藏
手機看三國之暴君顏良http://m.szaol.com/sanguozhibaojunyanliang/三國之暴君顏良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三國之暴君顏良》版權歸原作者陷陣都尉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Fatal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getflink() in /www/wwwroot/szaol.com/templets/duoben/article_new.htm on line 85
福彩东方6十1中奖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