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女婿|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舍和得

推薦閱讀:
  東陽。

  被韓東惦記著的夏夢,生活平靜而又糟亂著。

  靜在生活平瀾無波,負面輿論被控制,并且被帶偏。最近,都是關于邱玉平這個人的黑料,什么當小白臉起家,早期為錢分手,后續借勢打壓……等等等等,全部被翻了出來。

  墻倒眾人推,爆料,實錘全抖落出來。儼然一副,將人直接打進地獄中的陣仗。

  這些,大概率是關新月在操縱設計的。

  她懶得留意,不再關心,一些非重要的出差工作,也交由了旁人代勞。她安安靜靜的,已經連續在公司坐班了許多天。很多時候在開會,進一步跟下屬討論遠在天邊而近在眼前的趨勢。也有很多時候,躲在辦公室里讀書,喝茶,思考。

  公司體量大了,壓力也逐步增大。

  所有所有的新興行業,她都想要去盡量涉及,接軌。

  電商,手機,車,AL……以及眾說紛紜中的各行各業,皆十分感興趣。

  她以前信誓旦旦的在老公面前說,對于現在成就很滿足了,愿意做個普通人,做他身后的人。可其實她不但騙了老公,也騙了她自己。因為到現在,她還保持著滿滿的求知欲跟斗志,不接觸一些東西,不會被觸發的斗志。這種斗志,只有野望能夠催生。

  糟亂則是,哪怕丈夫說以后聯系會不方便。真的一點消息都沒有的時候,還是難忍擔憂。只能是去用刻意繁雜的忙碌來暫時忘掉丈夫,自我安慰,自我僥幸。

  說不定,明天就有消息了呢。

  可惜,又一次人間蒸發了。

  她這會仍在辦公室中,兩三百平的面積。裝修簡單,簡約。書架,沙發,茶幾,辦公桌,綠植……

  手里捧著本書,身上是頗顯寬松的襯衫。疊腿而坐,姿態雍容。

  在看書,也偶爾會用手指劃一下手機。關注的不再是商業新聞,而是一個國內很有名的軍事論壇,之上密布著世界性的新聞,丈夫以前愛瀏覽這個。

  論壇置頂的頭條是一些照片,標題為軍人的風采。

  照片上有長龍樣的隊列,有筆直威嚴的軍人特寫,是上京國際機場韓東等人出行時候被人拍下來的。

  好幾百人,身高跟身形都差不多一致,沒有拍面孔。夏夢卻已對著其中的某個背影,研究了許多天。

  她怎么看都像是丈夫,又沒辦法去求證。

  能做的只是,更多關注,采集這幫據說是出國演練的軍人消息。

  從這些人到達A境,再被當地將領庫卡跟國內的對外官員迎接,到街上群眾夾道歡迎,再到一些關于A境局面的現狀。

  她不愛關注這些,但現在,每天有點時間就會留意。毫不夸張的說,她沒去過A境,這幾天對這個國家卻研究的差不多了若指掌。

  砰砰!

  辦公室門被叩響。

  夏夢隨口讓進,見是古清河。她轉身笑著把胳膊墊在了沙發靠背上:“清河哥,來了。”

  古清河不免多看了幾眼隨著年齡增長,容貌無甚變化,氣質卻更加完美的女人,眼中有所異光。

  她越來越自然,越來越放松得體。他反了,越來越沒辦法正視兩人心境上的不同步。

  抑住失衡感,古清河也盡量放松,坐在對面,把手里準備的一些資料丟在了桌上:“這是上個月古氏的營收情況,財務讓我找你來簽個字,好存檔!”

  夏夢放下書,拿起來隨意掃了一眼:“這種小事,怎么能勞煩古經理。”

  古清河自顧倒了杯水:“這叫醉翁之意不在酒。想見夏總,順便敘敘舊。”

  夏夢拿筆唰唰簽字推開:“敘舊啊,真沒時間。我這好不容易有點午休時間,看會書打算睡覺了。”

  “剛來,就逐客。”

  “你算什么客人。是,朋友。對朋友才能隨意說,困了,想休息。”

  古清河樂:“那我占用點夏總的休息時間,打聽打聽,韓東這家伙,最近干嘛去了。媳婦被人欺負這么兇,沒見露面。”

  夏夢嘆了口氣:“哪壺不開提哪壺,你不說我還不想他。誰知道哪瀟灑去了,樂不思蜀,成天見不到人。”玩笑感慨著打岔:“清河哥,你哪都好。就這八卦心理吧,磨磨唧唧的勝過很多女性。天海這么忙,你大老遠跑來,我怎么不信是單純敘舊來著。有事就說吧,你也不是那么沒眼力勁的人,趕這點過來擾人休息。”

  “唉,還是你懂我。可惜,知己是別人家的。”

  夏夢目光定在他臉上,輕巧眨眼:“我可不是你知己,我老公要是誤會我有個男性知己,會揍人的。”

  “那他,到底揍過你沒有。”

  夏夢端茶碰了碰嘴唇:“家務事不要打聽。”

  “你都評價我這人八卦之魂燃燒的劇烈,不打聽打聽,對不住這種評價。”

  “少來,有事快說。”

  古清河攤手,調整了下坐姿:“是這樣,我到東陽之前跟我爸一塊陪張敬業吃了頓飯,聊了差不多兩個小時。”

  夏夢驚訝:“英合集團的張總?”

  “是他。你知道古氏現在的情況,我爸得知張總有融資意向后,找了很多人脈,才將人約出來。談的蠻順利,可惜一提到古氏,人家還以為是普陽的分公司。合作是肯定沒機會了,但再怎么說,普陽跟古氏算是一家。他就擅做主張,索性以普陽的立場去跟人聊……”

  夏夢搖頭打斷:“清河哥,嚴重了。普陽本身就是古氏持股最多,嚴格意義上來說,我是你們家的打工仔。”

  “不要謙虛,現在情況確實是你跟普陽一體,實際或者公眾認知,你都代表了普陽。”

  夏夢未糾纏普通到底是她的還是古氏的,稍微沉吟:“我大概懂你意思了。你是想撮合我跟張總見一面……”

  “對。合作與否是次要的,這種人物能主動提出邀約,顯是對你特別看重。認識一下,合作不成也非壞事。假如你近期會去天海出差,提前招呼,我來安排。普陽算是互聯網企業嘛。”

  夏夢輕微扣了下額頭:“律所觸及的行業已經太多了。這類傳奇性大鱷,以律所目前的財力,暫時會不會有些玩不起。”

  “量力而行嘛,張總在做的,是最具備競爭力,成功率極高的。市場就這樣,機會來了你抓不住,等它成熟后再去追趕,很難很難。況且先不要考慮這么遠,就當是個隨意的約。喝個茶,互相交流幾句而已。我爸也是用心良苦,古氏緩慢缺失優勢,下行,暫無可逆轉。這種資源,肯定是介紹給普陽最好。也只有介紹給普陽,古氏才有可能去分一杯羹,擠進去一些資金……”

  夏夢腦海中分析著古清河說這些話的用意,又自若應答:“我特別敬仰張總這類真正的企業家,能有機會坐在一起,求之不得。清河哥,這么著吧。你直接約時間,我隨時可以去天海。”

  “那就說定了。”

  夏夢笑著點頭:“那你也可以走了,我休息會。”

  古清河起身,又忍不住:“晚上一塊喝一杯好不好,我可以明早再回天海。”

  夏夢調侃而認真:“不喝,我現在不跟任何除工作伙伴外的異性朋友,單獨吃晚飯。”

  “那就吃中飯,我明天下午走也可以。為了夏總一頓飯,工作不重要。”

  夏夢詫異:“清河哥,跟樊小姐戀愛看來是沒白談,說話幽默很多。不過,笑話太冷,你真不適合說一些油嘴滑舌的話。走吧走吧,過幾天去天海,再一塊吃飯不遲。”

  古清河佯裝低落,剛準備開門離開,迎面撞上了新來的一個小秘書。

  他隱約記得對方叫劉一夢,之所以印象深刻。就因為對方名字有一個字,跟夏夢是相同的。

  小姑娘剛二十幾歲,步履匆忙,偷瞟了眼古清河。退后,連聲道歉。

  古清河示意無妨,下意識問:“什么事,這么急。”

  劉一夢越過他去看夏夢,像在回答古清河,也同時在匯報給夏夢聽。

  “夏總,有人闖門崗說要找您。是,是那個姓邱的。說如果您不肯見他,下次就帶媒體一起過來……”

  古清河聽到邱字就臉色冷了下來:“他當自己是誰,想見誰別人就必須得見他。什么東西,丟盡男人的臉。還有你小劉,這種事也值當你慌慌張張的,他想等,讓他等著。他鬧事,讓保安給打出去,或者讓警察把人帶走,很難處理嘛。”

  夏夢臉色亦微有反常,但沒什么表示。

  邱玉平騷擾她是持續性的,特別這幾天頗有種瘋狗的陣仗,做出來什么事她都有心理準備。昨天,前天,包括今天。小刀都發現了被人跟蹤,屢次甩開。

  且這人以前就有來她公司鬧事的前科,再來一次,實屬稀疏平常。這是,終于在暗處呆不住了?連來她公司這么LOW的事,都可以反復的做。
上門女婿最新章節http://www.hmaene.tw/shangmennvxu/,歡迎收藏
手機看上門女婿http://m.szaol.com/shangmennvxu/上門女婿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上門女婿》版權歸原作者貌似純潔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Fatal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getflink() in /www/wwwroot/szaol.com/templets/duoben/article_new.htm on line 85
福彩东方6十1中奖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