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時歸|第二卷 汴梁誤 第二百七十章 戰陣烈(十二)

推薦閱讀:
  岳飛所部軍寨大營,在這一兩天里,突然就加倍緊張起來。

  只因為原本回報收縮在應州左近的女真軍馬,突然從紛繁的山道中,分多路南下,擺出了一副要沖出應州左近山地,積極向神武常勝軍求戰的姿態!

  派出的各隊遠哨,基本上都和蜂擁南下的女真韃子發生了接觸。女真南下軍馬同樣謹慎的派出的相當的巡騎尖哨。在應州以南的山地中,雙方作為哨探的小股精銳爆發了連串的小規模遭遇戰,之間互有勝負。

  神武常勝軍還好,對女真韃子的戰斗力早有準備。而對完顏婁室所部,就完全不一樣了。

  在這個歷史時空,并沒有發生宋軍會攻燕京不下,反而大敗虧輸,死傷枕籍。最后不得不依靠女真人派出一部軍馬攻陷燕京,最后以高額贖城費贖回燕京城,女真還將燕京左近大部分居民財帛都擄掠走的故事發生。

  反而因為蕭言率領所部一系列奇跡般的勝利,更有擊敗銀術可所部人馬,陣斬完顏設合馬的勝跡,一時間遮住了大宋軍力已經虛弱到了極點的事實。讓完顏宗望東路軍這個時候還徘徊在燕山以北,一時間沒有深入南下。還要堅定的南征派宗翰率領西路軍在冰天雪地中出征來推動南征大宋的戰略。

  因為蕭言一系列戰事的存在,女真人對大宋實力有不切實際的高估。倒并不是把宋軍的實力看得比遼人還要高多少,而是在逐步了解宋人國力富庶之后而心生忌憚。擁有基本說得過去的戰斗力,但是南朝之強。足足養了上百萬的軍馬。這要是大舉南征。與南朝做戰略決戰,女真兒郎還得傷損多少?

  女真畢竟舉族人口不多,就是收攏了遼地的那些熟女真之后,舉族人口也不過百萬級別的規模,最多可以動員十來萬戰士。擊滅遼國之后,坐擁遠超老林子的富庶之地,對于南下血戰,不少女真戰士已經不是如以前一般聞戰則喜了。尤其以占據了遼國膏腴菁華之地的宗望東路軍集團最為明顯。

  (女真滅遼之后。還真的有點安于現狀。從完顏阿骨打到完顏吳乞買,還有宗望集團,南下**并不是很盛。宗翰西路軍集團倒是竭力在推動南征戰略,也許部分因為宗翰集團在滅遼之后分贓到手的地盤遠不如宗望集團。雖然有宗翰集團竭力推動,但是整個女真的南征準備卻多少有點三心二意。而軍力虛弱到極處,統治集團不作為到極處的宋朝。這個時候卻是不作死就不會死的典范,在燕地攪風攪雨,還控制不住燕地的軍閥郭藥師。各種糊涂舉動讓郭藥師果斷倒向女真,燕地大門敞開,女真再不南下就卻之不恭了。在兩次開封圍城戰之后,連場戰事昏招迭出。兩個皇帝沒一個爭氣,空自擁有仍遠超整個地球此刻所有國家民族加在一起國力財富的北宋就此滅亡——奧斯卡按)

  不過在女真上下看來,不那么情愿再南下大舉攻伐宋國,只不過是不想傷損太多子弟罷了。奇跡般的以一個小部族短短時間久滅了大遼這么個帝國,總該享兩天福了。不過只要女真將士只要愿意打,哪有不能取勝的道理?南朝軍馬就算有點戰斗力,無非還是靠人多堆出來的軍力。單論軍馬,還能強過遼人的遠攔子不成?

  銀術可那場敗績,就是西路軍內部,也是暗中覺得肯定是設合馬這個愣頭青插手軍事,冒失行事,最后連累這一支小股人馬兵敗,最后身死。連銀術可都暗中被人嘲笑。銀術可口中那支不亞于女真精銳的南朝強軍也就是個笑話而已。

  饒是以完顏婁室這般久經戰陣,知道只要上陣就不能太過輕視對手的名將。已經算是很重視老搭檔銀術可的意見了。也未免覺得銀術可就是為設合馬背了黑鍋,還牽累數百兒郎葬身燕地。此次未免也覺得銀術可收縮優勢兵力于應州左近,有些太過膽怯,沒了以前戰事的勇決剽悍。所以才堅持主張率領所部推出來打一打。

  在完顏婁室想來,宗翰到來之前,總要將通路打掃干凈,放著山外面的敵人不問,援軍只會越來越多。宗翰大軍前來,在群山之間被堵得久了一些,后勤補給本來就頗為吃力。到時候怎么和宗翰交代?

  就算銀術可三番五次的提醒,完顏婁室就加倍派了更多的遠哨出去。他所部足足有十七個謀克,三千余騎,加上蒼頭彈壓等輔兵共計六千余人的規模。這在滅遼戰事中已經是足可追亡逐北的力量。原本派出哨探正常來說是每個謀克出兩三個十人隊的規模。完顏婁室已經加到了每個謀克出一個五十騎滿編制的蒲里衍!

  要知道現在女真家當多了,又還是部族軍的體制,每個謀克都有不少人留下看著自己家當,此次南征都不滿編。千辛萬苦寒冬季節翻越山徑殺入云內還有減員。每個謀克派出一個滿編制的蒲里衍,差不多就是三分之一的戰力都拿出來為遠探尖哨了!

  在完顏婁室看來,這樣空前強大的威力搜索幕,說不定單憑這些力量,就足夠殺出應州群山,迫退現在在山外盤旋不去的敵人。剩下主力,足可行軍一般的輕松出山,宗翰大軍南下,就可以在他們這支軍馬的接應下以旅次行軍的姿態直撲下一個目標武州而去。

  但是出乎完顏婁室預料的,這雙方威力搜索幕碰撞之下,戰事卻絕非他想象中那樣樂觀!一系列小規模的殘酷廝殺在崇山峻嶺,冰天雪地中展開。一條條軍情傳遞回來,敵人果然如銀術可所言那般強悍!

  五十人規模的蒲里衍,上千的遼人軍馬遇見了多半都是望風而逃。可區區數十人的敵人遠哨,卻能不依不饒的迎上。不僅敢于抵抗。甚而還想將女真人張開的威力搜索幕壓回去!

  雙方小規模的部隊纏戰。不過兩日。據說傷亡已經有一百多人的規模,甚而有女真兒郎被敵人生擒而去。縱然有那支蒲里衍取勝甚而全殲了對方的哨探小隊,也是要付出相當慘痛的損傷!

  如此敢戰的軍馬,在護步達崗一戰打垮了整個大遼帝國精氣神之后,完顏婁室就再也未嘗得見了。

  不過遇見這樣的強手,反而激起了完顏婁室的戰心。更多的精兵強將抽調出來,投入了這在紛繁山徑的一系列小規模血腥消耗戰中。不管付出什么樣的代價,也要沖出這應州左近的山地。在開闊地形上,才能發揮女真大隊縱橫馳奔,善于打大規模野戰的威力!

  完顏婁室也深自慶幸,幸得自家一力主張趕緊先打出來。明顯敵人北上援軍還不夠多,要是真的收縮在應州左近等十幾天,宗翰主力是到來了。可敵人援軍也更不知道來了多少。幾萬人連大量輔軍和隨軍生口給壓縮在山地之中,展開不得,還不知道要多付出多少女真兒郎的性命,才能殺出這片山地!

  拷問俘虜的軍情也傳至,完顏婁室也終于摸清了些對面敵手的虛實。果然如銀術可所料。不是什么遼人余孽。而是不折不扣的南朝軍馬!就是那支打下了燕京,并且擊敗銀術可。陣斬了設合馬的南朝神武常勝軍!

  既然是南朝強軍,那么這場戰事就不只是單純掃蕩云內之地,建立攻宋出發基地的普通征伐了。而是與南朝決戰的發軔!南朝反應真不算慢,早早就北上云內之地經營,做好了與女真決戰的準備。這還只是南朝河東路正面,在宗望所部的正面,又不知道集結了多少南朝的精兵強將?

  既然是宋與女真戰略決戰的先聲,完顏婁室頓時就打起了精神。但為重將,一身本事不就是在這樣的決戰中才能展現出來么?

  完顏婁室在這幾天里拼命督促所部更番迭進,拼死也要沖出這片山地。甚或還帶領親衛謀克壓到了某條山道的最前面。在完顏婁室這般以身作則的帶動下,婁室所部謀克也沒了多少有點的懶散,更為這殘酷廝殺激起了稍稍有些遲鈍的兇蠻野性,不顧什么傷亡,不顧什么寒冷疲倦,仿佛又拿出了初起兵時擊滅遼國精銳得勁頭,咬著南朝軍馬,做不死不休的連續戰斗!

  ~~~~~~~~~~~~~~~~~~~~~~~~~~~~~~~~~~~~~~~~~~~~~~~~~~~~~~~~~~~~~~~~~~~~~~~~~~~~~~~~~~~~~~~~~~~

  軍帳之中,氣氛緊張,傳令親衛來來去去,而前來領命的軍將也此去彼來,人人都神色沉肅。帳幕當中,彌漫著大戰即將到來的緊張氣氛。

  在軍帳之外,原本塞得滿滿當當的各指揮軍寨,現在都是空了不少。一隊隊的軍馬遣將出去,或者保持與敵人接觸,或者做遲滯騷擾敵軍的作戰,或者接應自己袍澤在女真韃子的追擊中撤下來。

  每個軍寨唯一一條供軍馬出入的道路,已經給往來的人馬踐踏得黑色凍土都翻了出來,在一片茫茫白色中分外的醒目。不時有幾十騎武裝到牙齒的將士呼嘯而去,撲向北面的群山之間。

  軍寨之中,留守的人也忙得沸反盈天。包括本地征發的民夫在內,或者在挑挖壕溝,或者在加固寨墻,或者在整治軍器,或者催運物資。忙忙碌碌,沒有一個清閑的。

  在居內的一個軍寨中,雪地上都是斑斑血跡。這卻是軍中司傷司馬收治傷員的地方。一名名負傷將士好容易從前面搶下來,熬過嚴寒顛簸送到這里。包扎傷口,喂敷湯藥。每日更有一輛輛車子從此間出發,將能傷號轉送往武州。短短幾日的前哨接觸戰,回不來的弟兄就有五六十名,傷重上不得陣的兒郎也差不多同樣數字。小規模的前哨接觸戰就打得如此殘酷,自家遠探尖哨還被一步步的壓回來,眼看就要退出群山。這樣的戰斗烈度,才讓神武常勝軍上下分外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當面真是那些曾在燕地遭遇。強悍絕倫的女真韃子!

  岳飛守在木圖旁邊。剛厲的年輕面孔一如往常,殘酷的戰事驟然爆發,也沒在他臉上看到半點緊張搖動之色。反倒是更專心,目光更銳利。

  這套木圖是職方司高手匠人精心打造,宋人百余年的積累,對燕云十六州的山川地勢研究已經極細。在神武常勝軍進駐河東,扎下蔚州大營和雁門大營之后,在這方面更下了功夫。郭蓉王貴等在云內經營。也將更新的情報傳了過來。蕭言作為穿越者,別的不懂至少對情報的看重遠超這個時代所有人,在兵要情報上投入了相當大的資源。

  這套木圖雖然不是如后世一般是立體沙盤形式,更沒等高線之類的玩意兒。不過至少從二維的角度,將應州左近南下的紛繁山徑標示得清清楚楚,沒一條遺漏的。

  這個時代技術手段有限,山徑雖然極多,但是勉強能支撐一支上規模軍馬行進的道路就那么五六條。剩下道路,只能讓幾十人的小股隊伍通行,還攜帶不了輜重。派不上什么用場。岳飛派出的遠哨尖探,也將絕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那五六條山道上。而絕大部分的前哨戰事,也就圍繞著那幾條山道還在殘酷的進行著!

  在木圖最新的標示上,女真軍馬正一步步的向南壓過來,眼看就要沖出群山。而且根據拷打俘虜的口供,這支南下軍馬就是完顏婁室所部主力,擁有的兵力還超過岳飛所部!

  讓岳飛感慨的是完顏婁室所部戰力之強。當日在燕地和銀術可所部一場血戰,已經打得是竭盡所能。現在換一支女真軍馬,還是這般強悍!可大宋卻只有一支神武常勝軍!

  岳飛手指輕輕敲打著木圖,將這點感慨深深收藏在心底。站在他下首同樣凝神打量著木圖的是劉保忠。這員資歷頗深,勇力也頗不凡的軍將就是岳飛這支先鋒軍馬的副手角色。看岳飛久久不言,他嘖了一聲:“將主,這鳥婁室是分路前進,要不讓俺走一遭,湊五六個指揮給俺,先打掉他一路再說?”

  岳飛搖搖頭:“這山道婁室擺不開大軍,只能分路前進。俺們還不是也擺不開?就是全軍齊上打一路,還得一個一個指揮的添進去,現在不就在這般打?這婁室就是拼人命也要沖出來。俺們全軍齊上,了不得死死擋住三兩條通路,沒什么用…………而且俺們也和女真韃子拼不起人命。”

  劉保忠嘿了一聲不說話,心下只能苦笑。坐擁數千萬人口的大宋,和女真韃子拼不起人命!這既荒謬又真實得殘忍。

  神武常勝軍不過兩萬規模,燕王在汴梁不知道多久才能拉扯出新軍——而且還不知道在汴梁那幫大頭巾掣肘之下,燕王能不能順利的編練出新軍來。

  神武常勝軍打光了,整個大宋,到哪里再找一支又敢戰而且非常能戰,幾乎能和女真韃子拼一個不相上下的軍馬出來?

  靠暮氣已顯,元氣大傷的西軍?西軍團體愿不愿意來河東為蕭言火中取粟還是個問題呢。

  靠現在還不成氣候的永寧軍?永寧軍前身可是敗得更慘的環慶軍,現在還不知道有沒有收拾好軍心呢。河北諸路的駐泊禁軍還不如永寧軍,伐燕戰事當中寧肯在河北諸路招募敢戰士也不敢用那些不知道還有幾成兵額的祖宗們。

  都門禁軍比河北諸路禁軍更廢,現在燕王正在整練,有得他頭疼的。劉保忠就從來沒奢望這輩子還能看見都門禁軍出現在戰場上。

  而且在都門禁軍之下,還有神一般的存在。比爛大賽最終冠軍——江南諸路的駐泊禁軍!別的地方駐泊禁軍是空額吃幾成的問題,江南諸路駐泊禁軍是空額吃到只剩下個花名冊的地步!方臘起事,一幫揮舞著鐮刀鋤頭的老百姓,頓時就席卷了半個江南,簡直就沒遇到什么抵抗!

  現今唯一現實的選擇,用后世的軍語來說就是后退決戰。用后衛戰遲滯女真韃子南下腳步,沿途堅壁清野,最后在自家選定有依托的戰場上拼死一搏——自從應州要隘丟失,西京大同府女真西路軍主力南下通路被打開之后,這也是唯一剩下的選擇了。

  但劉保忠又不能建議岳飛撤退。至少在沒得到郭蓉生死確切消息之前撤退。怎么樣都要對燕王有一個交代吧?

  可這話當日鬧出好大不快來。劉保忠也沒法說,只能顧左右而言他:“不知道韓將主的大隊主力什么時候才能到?”

  岳飛搖搖頭:“應州已失,搶不回來了。俺已經派傳騎回返,讓韓將主大隊到武州而止,作為后殿接應俺們。”

  劉保忠悚然一驚,從岳飛這句話中已經聽出他的決斷。等婁室所部沖出群山,這消耗戰就沒必要打下去了。難道以劣勢兵力在這里和婁室所部先決戰一場不成?這個時候只有退了。

  應州丟失,主動權落在女真韃子手中。宗翰主力南下。不僅云內不保,河東更面臨空前壓力。而女真韃子東路宗望所部再聯動南下,河北諸路當面情勢更加不堪。

  這樣的軍情傳回汴梁,孤身支撐中樞的燕王將是什么樣的心情?汴梁那些燕王的對手難道還能給燕王回旋展布的時間不成?更不用說一群披甲持劍的大好兒郎,連郭家娘子是死是活都不能打探出來!

  岳飛同樣黑著一張臉,不過身為主將,再艱難的決定也要自家承擔下來。他擺擺手就準備下令,逐漸收攏遠探尖哨小隊,做撤退武州,會合韓世忠主力的準備。雖然婁室所部主力沖出群山還要個四五天時間。可兩三千戰兵,上千民夫撤退也不是那么輕易的事情。必須早做準備了。

  …………在古北口那次欠燕王的,這次實在是還不了了…………

  正在岳飛準備下令,劉保忠垂著頭很不愿意接這號令的時候。就聽見一名中軍親衛快步走入帳中,急急回報:“將主,應州俺們的人沖出來了!”

  岳飛和劉保忠飛快對視一眼,都拍案而起:“快引進來!”

  ~~~~~~~~~~~~~~~~~~~~~~~~~~~~~~~~~~~~~~~~~~~~~~~~~~~~~~~~~~~~~~~~~~~~~~~~~~~~~~~~~~~~~~~~~~~~~~~~~

  給引入帳中的,自然就是那個奚人牧奴出身的十三。

  他的身份,經過反復確認,將田穹都召來了。田穹和十三相見兩人的又驚又喜,自不必提。然后知道事情緊急的親衛頓時就將十三引入了岳飛中軍大帳。而猶自激動得無法平復的田穹就守在帳外,說什么也不愿意遠離這孩子了。只等十三回話完畢,就要帶這孩子去吃頓熱的,然后去求軍中司傷司馬,什么樣的治療凍傷的好藥膏都給十三用上!

  田穹在帳外激動得走來走去。軍帳之中,十三也總算將應州情形回稟清楚,并且送上了郭蓉親筆所書的一封信函。

  這信函,此刻就在岳飛手中。

  郭蓉本來是個文盲丫頭,郭藥師請老師來教她學點女誡什么的都給郭蓉打走。在汴梁閑居無聊,給小啞巴連哄帶騙的總算學了點文化——小啞巴是指望郭蓉將來能幫把手管家呢。

  這點文化程度,這封信上字跡自然歪七扭八,別字連篇。

  “大子還有幾萬人要來,不救我了。高訴那家火,我對得起他,我也想他。讓他給我們包仇。”

  寥寥三十五字而已。

  可這颯爽女孩子對蕭言的心意,卻是深重到讓人喘不過氣來!

  一女子秉燕王之命,北上云內苦寒之地,風刀霜劍之中死守應州。十三轉述的戰事慘烈到讓岳飛劉保忠全都動容,這個女孩子一直咬牙戰斗到了最后!

  大好漢家男兒,堂堂軍將,難道還不如一女子?

  岳飛握緊了拳頭,想說什么又強忍著。劉保忠站起坐下,目光只是落在岳飛身上。

  十三畏畏縮縮的看了這兩位據說比田叔地位不知道高多少的將主幾眼,膽子壯了又壯,終于用蚊子哼一樣的聲音道:“俺瞧著女真韃子也就那么回事,有個幾十人,公主也就救出來了…………”

  岳飛和劉保忠目光又轉回了十三身上。

  十三個子不算多高,雖然內里結實得超乎想象,看起來卻又瘦又小的。冰天雪地中穿越群山躲過女真軍馬兼程而來。模樣更是狼狽得很。臉上手上全是凍裂的血口。衣衫襤褸。渾身臭得都沒法聞了。

  換著其他人,哪怕久經戰事的老卒,此刻恐怕也是累得骨軟筋酥,性命要去掉大半條。可這小子腰背還是挺得直直的,眼中神氣不減,仿佛這點事情不過是飯后散個步一樣。

  這可是奇寒之中,穿行百余里山徑,還要專揀艱難險阻之路穿行。更不用說離開應州的時候。還要越過層層女真軍馬的戒備!

  要知道最先數百里雪野穿行,向應州稟報軍情,十三總算難得的病了一場。躺了三兩天就生龍活虎的跳起來,還能連場廝殺,將郭蓉救上山,搶下龍首寨寨門,最后更將孟暖推落山崖!

  這小子真不是等閑人物,軍中又多一條好漢!

  不過這時候可不是感慨十三妖孽程度的時候,而且岳飛本人就是妖孽級別的,劉保忠麾下還有個楊再興。對妖孽的心理承受能力強得很。兩人注意力都落在十三那句話上。

  “怎么救?”

  如果只是幾十人的奔襲就能將郭蓉他們救出來,那么就值得冒這個險。幾十個人的規模。也有很大可能不驚動女真韃子的巡哨,穿過這莽莽群山直抵應州城塞旁,龍首寨腳下!

  十三擦擦凍在上唇亮晶晶的鼻涕,小心翼翼結結巴巴的說出他一路來苦思冥想才想出來的方案。

  “…………現在應州那里,留守的女真韃子不過千把人,剩下的全在攻城的時候死了傷了,人少馬多守不嚴密。龍首寨有條山縫直通山腳,到時候將人接下來,尋一個有馬的地方搶了就走,女真韃子還追得上?只要進了山,隨便抬抬腿,女真韃子就丟在山那頭了。”

  十三雖然很緊張,可語氣對這么個冒險到萬分的行動卻是輕描淡寫。因為在他看來,實在沒什么難的啊。

  下山,搶馬,跑。

  女真韃子總不可能千把人全都上來追,真要集結全軍,只怕所有人都跑遠了。一隊隊上來,還有什么好怕的?進了山更是他十三的天下,和女真韃子比爬山,他可以先睡一覺讓他們。別人要五六天才能走出群山的時間,他十三只要三四天,還有時間掏幾個兔子洞什么的。

  岳飛和劉保忠對望一眼。

  穿越百余里山路隱秘而行,還必須得快。不然等女真主力到來,將龍首寨圍得重重疊疊,哪怕隨行的有增長天王廣目天王多聞天王持國天王也靠不近龍首寨。

  如果龍首寨有條山縫直通山腳,找個大風吹起,雪霧彌漫的夜間,接應守軍退下來。

  以精銳敢戰之士突然襲取某個女真營地搶馬,向著山間疾馳而去,打退必然會一隊隊追過來的女真韃子。最后沖入山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如果那條龍首寨的退路確實,那么的確有不大的成功可能!

  只是這樣冒險奔襲,必須選擇精銳中的精銳!必須每個人都是勇力敢戰之士!

  劉保忠霍然起身:“俺去!請將主下令,讓俺在全軍當中挑選精銳!俺麾下正有個家伙,聽見能走這么一遭能從屁眼笑出來,這廝鳥平日盡惹麻煩,這次倒是能派得上用場!”

  岳飛搖搖頭:“俺走這么一遭。”

  劉保忠瞪大了眼睛,只覺得自家聽邪了耳朵,反應過來幾乎就是怒吼著拼命反對:“將主,你是一軍之主,如何能輕動?萬萬不可,還是俺走這一趟!”

  岳飛卻叫住了他,繞過擺放木圖的幾案拍拍劉保忠的肩膀,溫和道:“俺計算時日,往返趕得快的話,不過四五日,婁室還不見得能全軍出山,俺回返之后,正好全軍南撤武州。”

  劉保忠還是搖頭,這理由說得過,百余里的山路往返,走得快就是四五天。現下營盤扎得穩固,麾下又是精銳,面前敵情也摸得清楚,四五天時間主將不在也的確不會發生變故。他自己又是宿將,盡可以穩得住局面。

  不過將主就是不能輕動!

  岳飛又道:“劉虞侯,你勇力不如俺。這等殺透重圍的事情,俺做過不是一次了。千把女真韃子。俺一心想走。也沒什么人留得住。”

  這句話岳飛說得淡淡的。可自有一種自傲。岳無敵之名全軍聞名,古北口一戰上千女真韃子圍不住他,還在他大槍之下死傷累累。這話的確岳飛敢說,可劉保忠不敢說!

  可…………可將主就是不能輕動啊!有什么萬一,他劉保忠死得,岳飛死不得!

  劉保忠漲紅了臉,仍然要將反對進行到底。岳飛卻陡然加重了氣力,按著他肩膀的手有如山岳一般沉重。讓劉保忠動都動彈不得!

  岳飛壓低了聲音,卻堅決無比:“這是軍令!你想違抗軍令么?還有…………這是俺欠燕王的!就這么定了,領命行事罷!”

  一言既出,牽扯到軍令,劉保忠再無什么反抗的余地。而且岳飛說得分明,這是他回報燕王的!再怎么說,岳飛也是燕王麾下,作為屬下,更不能阻擋岳飛為燕王效力!

  十三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兩位將主之間的舉動,有點不明白兩位大人物為什么如此鄭重其事。那歲數大一些的,爭得臉都紅了。

  自己一個人將郭家姐姐帶出來有點沒把握。不敢冒這個險。可是有幾十人在外接應,應該不是多難的一件事情吧?

  劉保忠終于氣哼哼的朝岳飛行禮退下,去揀選精銳敢戰之士。順便將懵懵懂懂的十三也帶出去了。

  岳飛獨立帳中,按劍不語。

  燕王啊燕王,但有一絲可能,俺總是要為你效死。這是俺欠你的。之前不肯往援,是因為不知道郭家娘子生死,女真韃子又收縮應州城下,無計可趁。不能讓兒郎們白白去送命。現下知道郭家娘子確實下落,婁室大舉南下,宗翰未至,應州城下女真韃子又形空虛,龍首寨中更有這么一條隱秘通路。有了機會,俺又何惜自家走這么一遭?只有俺親自領隊,才能更有把握將這些忠勇弟兄救出來,才更有把握能將這么一個愧煞男兒的郭家娘子救出來!

  俺不擔心這百里往返奔襲,只要握著手中大槍,單純廝殺,俺總是心里有底…………俺只擔心的是局勢危難若此,你要怎樣才能帶領俺們打贏這一仗?什么時候你才能親臨軍前,讓俺們在你號令下拼死廝殺?

  可現在,你已經是燕王了啊…………你如何離得開汴梁?

  這一仗,到底該如何打?

  ~~~~~~~~~~~~~~~~~~~~~~~~~~~~~~~~~~~~~~~~~~~~~~~~~~~~~~~~~~~~~~~~~~~~~~~~~~~~~~~~~~~~~~~~~~~~~~~~~~~

  百里之外,郭蓉悄立寨墻之上,向南癡癡而望。

  她沒指望自己還能活著回去。只希望十三能將自己在這里為了那家伙死戰到最后的消息帶回去。

  我對得起你,我也想你。

  這輩子就這樣了結吧。下輩子我就要找你報仇了。

  你等著。

  你現在又在做什么呢?

  汴梁夜中,蕭言也披衣而起。獨立中庭,月華如水,正照身上。

  過兩天就是自己在這個時代,最為風光熱鬧,最為讓世人矚目的大婚儀式了。

  可那個很讓自己雄性荷爾蒙亂冒的美貌帝姬,現在卻不怎么放在心上。小啞巴正在身邊不論,李師師也要走不走的還暫時留著。

  自己生命中不能舍棄的女子,唯一不在身邊的,就是郭蓉。

  那個驕傲的,倔強的,糾結的,甚或是可憐的長腿小丫頭。

  恍惚之間,眼前月色,就變成了紛飛大雪。

  雪花之中,郭蓉正在山巔之上,腰間一長一短兩把佩刀已經出鞘,她修長的柳眉斜飛,細細的白牙緊咬,輕蔑的看著腳下。

  山腳之下,無窮無盡的女真大軍,正在向南涌來!(未完待續。。)
宋時歸最新章節http://www.hmaene.tw/songshigui/,歡迎收藏
手機看宋時歸http://m.szaol.com/songshigui/宋時歸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宋時歸》版權歸原作者天使奧斯卡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Fatal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getflink() in /www/wwwroot/szaol.com/templets/duoben/article_new.htm on line 85
福彩东方6十1中奖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