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罰惡令|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劉昌盛的絕望

推薦閱讀:
  一群武林大佬在陸笙和步非煙的氣場下連說話都不敢,但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卻無視兩人散發的強大氣勢,要么這個少女是個套著少女皮的老怪物,要么她的內心無比的純粹。

  這雙眼眸非常的靈性,讓陸笙非常的喜歡,嗯……欣賞那樣的喜歡。

  “你當時在場?聽說是有盜匪屠戮了村子?可有此事?”

  “嗯,當時我和二師兄三師兄五師兄六師兄正在楓溪村,一群蒙面人突然殺了出來。而后兩位師兄叫我出來求援,他們和其他的一眾武林同道保護百姓。

  在出來之后遇到一些官兵,便向他們求助。他們一開始根本不搭理我,就在那自顧吃飯喝水。我多次哀求他們都不吭一聲。

  而后我就回師門叫人了,等到帶著師門高手趕來的時候,守在周圍的官兵不在了。而后突然間就聽到一聲鳥鳴,一只渾身冒火的怪鳥從鳳尾村那邊殺過來。

  一邊追著蜀王府的人一邊噴火,我們也想上去幫忙的來著,但……”說道這里,少女突然頓住了話語。

  “但你的師門不同意是么?”少女臉色有些慌張,抬頭偷偷看著人群中一個皂衫男子。而皂衫男子的臉色此刻已經鐵青一片。顯然,對自己徒弟說出這個話有些不滿意。

  “陸大人……其實并不是我們見死不救,而是那怪鳥……實在難以對付。它在空中飛的極快,渾身冒著火焰,張口一吐就是火光沖天。

  我們江湖中人,又沒有強弓勁弩,對它并無威脅。實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所以你們就眼睜睜的看著怪鳥一路從鳳尾村燒到楓溪村?”

  “沒……沒有……”少女連忙搖頭,“太嚇人了,沒敢看。”

  “你是何門何派?”陸笙的氣勢一松,一瞬間,周身的氣場煙消云散,而仿佛一只大手死死的將在場的所有人捏住的感覺也瞬間消失不見。

  所有人都感覺到一陣輕松,唯獨皂衫男子卻突然間冷汗直冒。

  “回稟大人,她是草民的弟子……”

  “青山派?”

  “是!”

  “你這弟子不錯。”陸笙說著,站起身踱步到內堂墻壁邊上,抬頭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張被標識密密填滿的地圖。

  “這里就是仙山所在?你們在商討作戰計劃?”

  “陸大人見笑了……我們就是一群臭皮匠,瞎鼓搗。”

  “并不是瞎鼓搗,挺專業的。”陸笙輕輕一笑,“的確,本君是沒有你們要造反的證據,但本君實話告訴你們,本君對你們有懷疑。

  本君會留在蜀州,一直查到這件案子水落石出。所以無論你們想或者不想,無論是,或者不是。你們都可以試試,試試能不能在本君的眼皮底下成功。”

  “不敢,不敢……”

  周圍慌張的聲音連忙響起,而陸笙抬起頭看著眼前地圖,這個簡易的地圖,反倒給陸笙一種熟悉的感覺。

  仙山附近的地圖陸笙在玄天府已經看到了,精致的地圖將周圍的山水道路什么都標示的清清楚楚。但精細的地圖反倒沒給陸笙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眼前這個簡單粗獷,甚至很多地方時錯誤的地圖卻給陸笙一種在哪里看到過的樣子。

  陸笙飛快的搜索記憶,突然眼眸亮起,腦海中的一張畫面定格。

  “本君沒別的事,就先走了。但是本君善意的提醒你們一句,就算仙山是真的,上面的仙草再香再誘人,你們最好別不自量力。

  誘惑越大,危險越大,別的我不敢說,如果仙山之上真有鳳凰居住,就算你們的實力強十倍也是有去無回的。本君言盡于此,你們好自為之。”

  “草民明白……”

  “知道,知道……”

  一個個聽到陸笙要走,臉上頓時堆滿了笑容。而看到他們這個表情,陸笙也知道他的警告并沒有半點意義。人要作死,天也無可奈何。

  陸笙離開蜀州武林盟,踏上飛劍沖上天空。但方向,竟然不是蜀州玄天府。

  “夫君,這是要去哪?”

  “秦川府,有件事我要確定一下。”

  步非煙沒有多言,緊緊跟著陸笙加快了速度。

  月朗星稀,晚風如煙。

  深夜,劉昌盛想到今天白天聽到的一些言語,已經十多天沒有回家了,所以今晚哪怕工作到深夜還是決定回家住一晚。

  夫人帶著孩子去了楚州走親戚,大約要半個月才回來。劉昌盛一直以為自己是個獨立的,成熟的,脫離了尋常兒女那種糾結的人。

  可夫人和孩子離開之后才兩天他就不習慣一個人在家的感覺。正巧最近蜀州事多,也就有了一個夜不歸宿的理由。

  但……

  今天偶然聽到手下背后議論,似乎在猜測自己被夫人趕出了家門不準回家?笑話!我劉昌盛是這種會被夫人趕出家門的人么?

  平日在家,被夫人呼之則來揮之則去?這么聽話豈會被夫人趕出家門?不可能的。

  前面的拐角,就是家門了。劉昌盛的心有些煩躁,他不喜歡看到走過拐角之后自己的家中一片漆黑的樣子。

  “要不,還是不回家了?回玄天府應付一晚?”

  “喝……都已經到了這里了,大半夜再回去,不就被坐實了么?面子往哪擱?”

  劉昌盛一直以為他思考的問題一定是家國大事,可沒想到有一天他還會考慮這種小事,還糾結的進退兩難。

  走過拐角,遠處的小院家中有一點燈火。

  劉昌盛的腳步一頓,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家里亮著燈?夫人回來了?

  頓時,劉昌盛大步向家中走去,推開院門,確定是自己家。劉昌盛連忙走進家門,客堂的燈火突然亮了起來。多日不見的夫人奇跡般的出現在劉昌盛面前。

  “師兄,你回來了?”

  “你……不是要過半個月才回來么?回來前怎么沒寫信告訴我?”雖然心底高興的要跳起來,但臉上卻裝出一臉平靜的樣子。可能,故作倔強吧。

  “你傻么?寫信告訴你?你收到信的時候我可能早就到家了。”

  “孩子呢?”

  “二舅很喜歡,留他多住兩天。還有你不是說蜀州最近不太平么?真要有什么事我可以一起幫你,孩子在身邊心有顧忌。”

  “現在沒事了,府君大人來了。”劉昌盛臉上露出了笑容。

  “吃飯了么?”

  “還沒……”

  “正好,我包了餃子。”劉夫人溫柔的說道,站起身走向廚房。走過劉昌盛身邊的時候,劉昌盛猛的一把抱住夫人,貼著夫人的頭發嗅了一口。

  “以前怎么沒有發現,你頭發這么香?”

  “死鬼!”劉夫人呢喃一聲,推開劉昌盛去了廚房,沒一會兒,端著一盤餃子來到客堂。劉昌盛早已經坐在桌邊十指大動了。

  “夫人,你包的餃子怎么沒放姜啊?你以前不都喜歡放生姜的么?”劉昌盛吃了一個大口咽下。

  “你不是不喜歡么?生姜這么辣?”夫人坐在對面,微笑的看著劉昌盛說道。

  劉昌盛的筷子頓住,抬起頭疑惑的看著夫人。

  突然,劉昌盛的臉色變得鮮艷起來,通紅通紅的鮮艷,豆大的汗水沿著額頭滴落。

  “你……是誰?”

  對面的夫人嫣然一笑,五官卻快速的變形起來,眨眼間,熟悉的夫人變成了另外的模樣。到了這一刻,劉昌盛才反應過來自己到底犯了多少錯,錯失了多少次的警覺。

  夫人突然間的回來,到身上的香味,甚至從他白天聽到手下的議論,可能都是一個局。自己十天沒有回家,聽到這樣的議論有八成的幾率會回家住一晚。

  這是自己性格的使然,也就是說,這一系列的暗殺計劃的制定者,對自己非常的熟悉。

  吃出沒放姜的時候,什么都晚了。這個時候警覺,還有什么意義?

  此刻,劉昌盛的臉色變得更加的紅了,體內那股詭異的能量根本不受控制的橫沖直撞,身體仿佛被施加了定身術一般,連動一根手指都做不到。

  “別廢力氣了……”對面的女子嫵媚的說道,突然面容再次變化,變成了一個絕美如橡膠娃娃一般的精美面容,“修羅之血,就算是陸笙都頂不住,你區區道境修為,反抗都是徒勞的。”

  說話間,劉昌盛的眼中流下眼淚,但這個眼淚,竟然是鮮紅的鮮血。

  視野中一片血紅,眼前的女子面容越來越朦朧。劉昌盛知道,對方必然是那個屠戮了云霞駐軍,企圖謀反的幕后黑手。

  而且對方竟然能有這么詭異的手段,觸手也已經伸到了玄天府之中。

  必須要把這個情報通知給府君……否則……不堪設想。

  但是……他已經無能為力了。就算拼了命,他都無法動一下,而且,生命快速的在流逝,如被傾倒下來茶水……

  “府君……對不起……卑下盡力了……真的,卑下……盡力了……”

  咚——

  劉昌盛重重的倒在地上,生命如青煙一般消散。

  女子冷笑著站起身,手中法訣掐動,一道虛影在劉昌盛的尸體上凝聚。

  女子手中一晃,一張畫卷出現在手中,張開畫卷,畫卷中的血池瞬間沸騰了起來,濃濃的血氣彌漫開來。

  女子探手一抓,劉昌盛的魂魄毫無反抗之力的被女子抓在手中,而后一把投入到血池之中。

  “拿下你,就等于拿下了蜀州玄天府,現在只要想辦法把陸笙引開,蜀州的城門就該倒換旗幟了。”
天道罰惡令最新章節http://www.hmaene.tw/tiandaofaeling/,歡迎收藏
手機看天道罰惡令http://m.szaol.com/tiandaofaeling/天道罰惡令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天道罰惡令》版權歸原作者為誰隕落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Fatal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getflink() in /www/wwwroot/szaol.com/templets/duoben/article_new.htm on line 85
福彩东方6十1中奖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