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醫館|第704章 還是先通報

推薦閱讀:
  明王府這邊懷疑南軍的意圖,想看看他們究竟在搞什么把戲。

  身在宮里的幾位大臣得知林氏前往明王府,林定宇甚至留在明王府中沒走的事后,卻是坐不住了。

  胡慶言找到德王,兩人一番商談,兩人都認為,明王這番動作,應該不會是針對陛下登基。

  畢竟陛下登基的事,本來就是明王安排的,他沒道理在這件事上作梗,

  可明王這種時候,和林氏勾搭在一起,又是打的什么主意?

  兩人琢磨不透明王的目的,有些不放心。

  最后決定,由德王親自上門,直接去找明王問清楚。

  下午,德王就親自上了明王府的門。

  “德王來了?”墨白聞訊,臉上露出一抹笑意,對來通報的陸尋義笑道:“我正在想著用什么方式去找他,他就送上門來了。”

  “德王此來肯定是為了南軍上門一事,殿下打算實情相告?”陸尋義見他神情,略有所思,問道。

  “嗯,如果我們所料不差,林氏真在設局,有和新君合作一把的心思,那他們就必須要和新君提前談妥條件。想要與新君商談,首先就得聯絡到新君,他們只能在四大輔政大臣中選一位聯絡人,我估計他們會選擇德王。”墨白道。

  “為何會是德王,瞿國昌不是更好的選擇嗎?”陸尋義不解。

  墨白點頭贊同:“瞿國昌當然是最好的選擇,可瞿國昌已經被張邦立盯上了,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

  陸尋義聞言,想了想,道:“胡慶言這人老謀深算,林氏知道他有與新君爭權的心思,不會選擇他。張邦立追隨先帝一輩子,是絕不可能與林氏合作的。瞿國昌不提的話,那他們確實就只剩下德王了。”

  “沒錯,只要德王不出問題,不管林氏想干什么,都會暴露在我們眼皮子底下。”墨白答道。

  “殿下想到辦法說服德王了?”陸尋義見墨白似乎胸有成竹。

  “說服他并不難。”墨白點點頭,站起身來,輕聲道:“之前想接觸德王,卻找不到合適的時機,這次林氏倒是送了我一個契機……”

  ……

  正廳中,明王與德王對坐。

  “陛下登基的事公布后,各省朝官都已陸續抵京,軍閥各方也都派了人來,到目前為止,尚未有人公然作亂……”

  德王沒直接開口,而是先將目前的情況,與墨白分說。

  “這是好事,卻還不能掉以輕心,現在看似風平浪靜,未必不是一場暴風雨將要來臨的預兆?”墨白聞言,提醒道。

  德王當即點頭,道:“國朝各省官員,自先帝大喪以來,朝中已經一再調整,問題已然不大,目前最大的挑戰,還是軍閥那邊。”

  說到這里,德王不再繞彎子,直接問道:“聽說南軍的人今日來了明王府?”

  墨白對他的來意自是心知肚明,不由笑了笑:“王叔應該就是為這事來的吧。”

  德王也不否認,點頭問道:“正如殿下所言,我們如今重點盯防的就是軍閥,他們但有風吹草動,我們都不敢大意,不知南軍來見殿下,是否有什么不軌之心,我們也好早做準備。”

  “南軍的人此番是來找我商議合作的。”墨白點頭。

  “合作?”德王神色一凝,連忙問道:“他們能找殿下合作什么?”

  “還能是什么,他們聽說宮變的事后,認為我與陛下已是勢同水火,不共戴天,所以就來找我商議,聯合一起對抗陛下。”墨白說的輕描淡寫。

  德王卻是臉色豁變,頓時站起身來,怒道:“林賊果然不安好心,時刻妄想顛覆我國朝。”

  墨白倒是神寧氣靜:“他們有這個心,也不是什么稀奇事,王叔何須大動肝火?”

  德王其實一直在觀察墨白的反應,見他完全不露聲色,頓時心中微緊,望向墨白:“那不知殿下對于此事,做何打算?”

  “怎么?”墨白目光抬起與他對視,問道:“王叔莫非還擔心我會真與他們合作?”

  德王自是連忙搖頭:“當然不會,殿下豈會不知軍閥野心,又怎可能被他們利用?”

  “其實倒也未必。”墨白卻忽然搖頭。

  德王當即眸中一緊:“殿下,此事可開不得玩笑。”

  墨白卻是眸光微垂,道:“南軍的人已經明說了,如果我不答應與他們合作,他們就去找新君合作。只要新君能夠答應將西江省給他們,他們就支持新君除掉我,王叔,你說這種情況下我該怎么選擇?”

  德王神情頓時劇變,想也未想便道:“殿下切莫中計,國朝豈能同意將西江省給他們,這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王叔就當真敢保證,若老九能夠做主,他真的不會拿一個西江省來換我的命?只不過為了臉面而已,老九都能將蘇北送給旗蠻,如今為了我的人頭,區區一個西江省,老九會舍不得嗎?”墨白卻是靜靜看著德王,輕聲問道。

  德王張嘴,卻最終沒法保證。

  墨白眸光遠望,看向門外,緩緩道:“王叔,你要站在陛下那邊,我能理解。你和胡慶言聯手,處處防著我,針對我,我也能理解。我心里清楚,你是一片好心,不愿見我皇室自相殘殺。可你現在看見了,有些事你是左右不了的,宮變之前,我也曾想和陛下井水不犯河水,可最終結果你看見了。時至今日,你應該明白,陛下和我之間已經沒可能和平相處了,旗蠻,軍閥、甚至超重的胡慶言,都在想方設法的逼著我們內斗,而王叔你,其實也在做他們的幫兇。”

  ………………

  ……

  德王一路臉色沉重的回宮,沒有立刻去找胡慶言,而是徑直回到班房,將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里。

  這趟明王府之行,讓他的心亂了。

  墨白的話不斷在他腦海中回蕩,

  他突然覺得,自己的確該好好想一想了。

  他的初衷,一直以來都是希望陛下能與明王和平共處。

  當初他反對陛下對付明王,如今,陛下處于弱勢了,他又本能的幫助陛下來對抗明王。

  本來他覺得這并沒有錯,可今日被墨白的話一點,他忽然覺得哪里有點不對。

  今天幫這個,明天幫那個,誰弱就幫誰,誰強就打誰,讓他們二人始終旗鼓相當,始終內斗不息,這不正是軍閥在做的事嗎?

  一想到這里,德王就只覺渾身頓時冷汗淋漓。

  有時候人的思緒總是被限制在固有的概念中打轉,但當不經意間跳了出來之后,卻豁然發現自己竟是那般愚蠢。

  他想到了胡慶言,胡慶言從始至終與他根本就不是一條路上的人,胡慶言從來的立場,都是期望陛下與明王互斗的。

  可近段時日,他竟然會與胡慶言湊在一起,心心念念的去防備,去針對明王……

  “啪!”德王忽然抬手就給了自己一耳光,他一直都以為自己是清醒的,如今卻發現,從當初反對陛下對付明王開始,到如今幫助陛下對抗明王,其實他始終都是別人的棋子,始終都在不由自主的被所有希望陛下與明王內斗的人利用。

  不知不覺的成為了幫兇,做了與他們一樣的事。

  當回過頭來想,德王不得不真正意識到,正如明王所言,所有人都在推著他們去斗,逼著他們去斗,德王何德何能,能以一己之力,對抗所有人?

  和平共處根本不可能的,德王最應該做的,也只能去做的,是從陛下與明王之間,選擇一個,全力輔佐。

  選擇?

  德王露出一絲苦笑,時至今日,他還有得選擇嗎?

  門被敲響。

  見德王回來之后,沒去找他,胡慶言便主動過來了。

  德王連忙起身迎接,當胡慶言看到德王臉上的巴掌印,頓時大吃一驚:“這怎么回事?”

  德王一愣,看著他指著自己臉的手,反應了過來,連忙道:“閣老莫要誤會,這是老夫自己打的。”

  “自己打的,這是何原由?”胡慶言不解。

  “不說這個了。”德王卻是苦笑著搖頭,轉移話題道:“正好閣老來了,明王府那邊的情況搞清楚了。”

  閣老雖心有所疑,目光在德王臉上的巴掌印上停留了一下,還是正事要緊。

  兩人坐下后,德王將南軍要與明王合作的事說了一遍,卻沒提后面南軍說要與新君合作的話,只告訴胡慶言:“明王那邊的意思是暫時先假意敷衍軍閥那邊,牽制住他們的經歷,避免讓他們不去四處生亂。”

  ………………

  ……

  而在德王離開后,明王府中,陸尋義心中還是有點擔憂:“現在逼德王做選擇,會不會有些冒險?”

  墨白沉吟道:“機不可失、失不再來,能借此事點醒德王,讓他自己做選擇,要遠比我們主動拉攏強的多。”

  陸尋義沉聲問道:“畢竟皇室并不心向我們,他如果選擇了新君……”

  “如果是與宮里翻臉之前,他可能會選擇陛下,但經過這么多事,老九在與旗蠻、與軍閥、與朝堂、以及與我們明王府,這么多次斗爭中,他幾乎每戰皆敗。在旗蠻手上,被逼的要放棄蘇北。再軍閥手上,被強奪數城無可奈何。在胡慶言手上,更是不得不低頭讓我去請胡慶言出山。最后更是在我們手上差點丟了性命。”

  墨白說著,搖搖頭道:“這種種之后,德王要想保皇室不衰,他還能對老九抱有希望嗎?”

  陸尋義的臉色也慢慢松弛下來,點頭露出興奮道:“若是德王肯站到我們這邊,我們對宮里的掌控就能更近一步。”

  ps:牙疼不是病,疼起來要人命,人生智齒真的不科學,今天還是一章。
天下第一醫館最新章節http://www.hmaene.tw/tianxiadiyiyiguan/,歡迎收藏
手機看天下第一醫館http://m.szaol.com/tianxiadiyiyiguan/天下第一醫館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天下第一醫館》版權歸原作者貴族丑丑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Fatal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getflink() in /www/wwwroot/szaol.com/templets/duoben/article_new.htm on line 85
福彩东方6十1中奖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