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為僧|第670章 追殺

推薦閱讀:
  李慕禪點點頭,默然不語。

  吳知善嘆了口氣,搖搖頭,也不多說,何怒川道:“宗師弟一片苦心吶,不過怎么會被狂沙門的人打傷了?”

  他正說著話,李慕禪忽然道:“師父!”

  他一步沖到了宗鉉身邊,忙道:“師父?”

  宗鉉慢慢睜開了眼睛,打量一眼周圍,最終落在李慕禪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我回來了?”

  李慕禪忙道:“師父,你回來啦,你哪里不舒服嗎?”

  宗鉉露出一絲苦笑:“能活著就不錯了,渾身都不舒服,好啦,別學小女兒態,莫要哭。”

  李慕禪重重點頭,隨即冷冷道:“師父,誰打傷了你?”

  宗鉉嘆了口氣:“唉……,這次是大意了,差點兒陰溝里翻了船……”

  吳知善道:“無忌,別急著問這些,還是先讓你師父喝點兒水,好好休息一下再說話。”

  李慕禪忙點頭,有些臉紅,玉兒卻婀娜而來,手上捧了一碗粥,脆聲道:“掌門,粥來啦。”

  “給宗師弟送去。”蕭肅擺擺手。

  玉兒應了一聲,到了李慕禪身邊,拿胳膊肘碰了碰他,李慕禪忙伸手接過了,要喂宗鉉喝粥,卻被宗鉉撥開了手:“我還沒死呢,能自己喝!”

  他吃力的想起來,李慕禪忙把粥遞給玉兒,伸手扶他坐起來,可惜沒有能墊腰的,只能扶著他坐住。

  玉兒把粥遞過來,笑瞇瞇的道:“宗長老,你吉人天相,可算沒事啦!”

  宗鉉露出一絲笑意:“小丫頭,我還沒活夠呢,怎么會有事。”

  玉兒送上粥,道:“這一陣子李師弟一直念叨著你呢,怎么一直不回來,這回終于有著落了。”

  宗鉉接過了粥,慢慢喝起來,蕭肅沉聲道:“大開碑手,宗師弟,狂沙門哪個家伙下的手?”

  “黃一風。”宗鉉嘆道:“沒想到這一陣子沒見,他的大開碑手終于練成了,威力確實不俗。”

  “黃一風?”蕭肅皺眉道:“他重新下山了?”

  “嗯,都說他瘋了,他現在卻好了。”宗鉉搖搖頭:“我看是得了什么奇遇,不但治好了走火入魔,反而更勝從前一籌。”

  蕭肅哼道:“他們也去搶化龍果?”

  “嗯。”宗鉉點點頭,笑了笑:“好像狂沙門也收了一位天才弟子,聽黃一風的口氣,好像這少年資質極高,說不出五年,定能勝過鐵石。”

  “嘿!”蕭肅冷笑一聲,搖搖頭:“好大的口氣!”

  蕭鐵石乃是年輕一代弟子第一人,武功高強,行事沉穩縝密,其實是下一任掌門人選,也是蕭肅的驕傲。

  金剛門的武功修威力宏大,但修煉起來極難,進境也慢,年輕一代弟子反而不如其余四派,但金剛門的武功越到后威力越強,又勝過其余四派。

  宗鉉這般年紀輕輕便揚名天下,可謂是異數,是金剛門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當世聞名。

  “化龍果得到了?”蕭肅哼了一聲,搖頭道:“你啊,對你這弟子倒有信心,化龍果這東西又算什么好東西了?”

  宗鉉笑道:“對別人來說化龍果不是好東西,有遺患,對無忌卻沒事,他用這個最好不過,咱們金剛門又可以揚眉吐氣一把了!”

  李慕禪搖頭道:“師父,何必冒這個險,我好好苦練就是了!”

  宗鉉放下粥碗笑道:“你天生經脈寬闊,最適合吃這個東西,要是慢慢苦練就太可惜了。”

  李慕禪道:“萬一師父你真有個三長兩短,讓我怎么辦!”

  宗鉉笑了笑,傲然道:“在這武林之中,能威脅到為師性命的,不過寥寥幾人而已,沒什么怕的。”

  “行啦宗師弟,就別吹牛了,你這次不差點兒陰溝里翻船!”吳知善撫髯呵呵笑道:“宗師弟也會吃虧,還真是罕得一見吶!”

  宗鉉陰沉下臉來:“狂沙門,嘿嘿!”

  “不是只有黃一風一個人吧?”吳知善問。

  “嗯,狂沙門一共六人,好像故意為了伏擊我的。”宗鉉陰著臉哼道,冷笑一聲:“他們也沒討得好,被我殺了兩個。”

  “殺得好!”蕭肅點點頭,哼道:“狂沙門膽子又肥起來了,看來要好好煞一煞他們的威風才成!”

  “估計是因為黃一風的武功大進。”宗鉉道。

  吳知善道:“掌門,先不急著報仇,先記下就是,待打探清楚了不遲,防備他們再設下陷井。”

  “嗯,我會派人好好打探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蕭肅點點頭。

  宗鉉道:“掌門師兄,我不要緊了,只要好好回去調養一陣即可,你給我服了九陽金丹了吧?”

  “嗯,你剛才受的傷太重,只有九陽金丹才能救回來。”蕭肅點點頭,微笑道:“你不必多說,你的命比九陽金陽貴得多!”

  “唉……,這次是我大意了!”宗鉉搖頭嘆了口氣,道:“無忌,扶我回去吧,我要好好調息。”

  李慕禪應一聲,慢慢扶著他下來,然后回到宗鉉的小院。

  隨后的幾天,李慕禪一直呆在宗鉉的小院內,照顧他的飲食起居,不過有專門的丫環照顧,他幫不上什么忙。

  宗鉉這幾天也一直閉關療傷,很少醒過來,李慕禪也沒能說什么話,便不停的練功打時間。

  蕭如雪院內,兩人正坐在小亭里,怔怔看著外面的鮮花,陽光照在花上,明媚而清亮,這一片花海美麗之極。

  但兩人如今卻有些無聊,懶洋洋的看著花兒,一言不,一幅沒精打彩的樣子,好像被霜打了的花。

  “唉……,真無聊啊……”玉兒胳膊支著下頜,唉聲嘆氣:“一點兒沒意思,小姐——!”

  蕭如雪哼道:“你喚我有什么用,我哪有什么有趣的事。”

  “李師弟怎么還在他師父那里啊,他在那兒干什么,笨手笨腳的,根本幫不上什么忙,反而打擾宗長老療傷!”玉兒抱怨道。

  兩人都穿著鵝黃羅衫,皎潔秀美。

  “他總不能不在。”蕭如雪淡淡道。

  玉兒哼道:“照我說,他該自己呆著,好好的練功,甭去打擾宗長老!”

  蕭如雪沒好氣的道:“行啦,行啦,你甭亂說話,……你不就是因為不能跟他玩兒,所以無聊嘛!”

  “唉……,是呀。”玉兒又長嘆一口氣,無奈道:“跟他在一起嘛,他也忒可恨,讓人牙根直癢,但沒他在嘛,又覺得沒什么意思,有些無聊,是不是,小姐?”

  “嗯,他說話干事都出人意表,確實不無聊。”蕭如雪點點頭。

  玉兒忽然精神一振,雙眼奕奕放光,拍手笑道:“小姐,我有一個主意!……要不咱們一塊兒去找他?”

  “去宗長老那里?”蕭如雪問。

  “是呀是呀,反正宗長老也在療傷,他不知道的。”玉兒忙點頭。

  蕭如雪想了想,搖搖頭:“不成,還是算了吧。”

  “小姐,難道你就打算這么無聊下去嗎?”玉兒氣憤的道。

  蕭如雪道:“死丫頭,咱們不找他,照樣有趣,去練武場,咱們看戚師兄傳授弟子們練拳!”

  “唉……,好吧。”玉兒無奈的點點頭。

  兩人到了上層的練武場,但見一百多弟子在練拳,聲勢驚人,卻是都在練著小金剛拳,他們原本都開始練大金剛拳了。

  這一陣子,金剛門內的弟子們重學小金剛拳法,由戚平安教授,紅紅火火煞是熱鬧。

  看到她們過來,戚平安只是笑笑,沒有理會。

  兩女也沒過去,只是在一旁看,過了一會兒,便搖搖頭,他們這些人的小金剛拳法火候還差得遠吶,比起李慕禪來,實在相差甚遠,甚至比起兩人來也遠遠不如。

  她們兩人一直與李慕禪切磋,不知不覺中,把小金剛拳法練得精熟無比,火候極深,深得小金剛拳法的三昧。

  一直與李慕禪切磋,所以沒覺得什么,如今再看別人練小金剛拳法,一下便看出種種不是來,眼界不自覺的抬高。

  玉兒低聲道:“小姐,他們練得好不好?”

  蕭如雪瞥了她一眼,搖搖頭,卻示意不要多說話,她可不想把人都得罪光了,她雖是小公主,卻也知道維護別人的面子。

  過了一會兒,兩人看戚平安教得專注,便悄悄的退了出去,心下卻頗為失望,覺得這般教小金剛拳,他們還是練得不成。

  “玉兒,咱們要加緊刻石碑啊。”蕭如雪走出練武場后,感嘆了一句。

  玉兒無奈道:“我也想呀,可那臭家伙磨蹭,一直沒把字練好!”

  蕭如雪皺眉道:“我有個主意。”

  “什么主意啊?”玉兒忙問。

  蕭如雪抿嘴笑道:“我可以先用筆把字寫上去,然后讓他照著用手指刻,這樣總可以吧?”

  “好主意呀!”玉兒頓時拍巴掌,興奮道:“這樣就不用他去練字了!”

  “不錯。”蕭如雪搖搖頭,嘆道:“要是早有這主意,也不必磨蹭這么久了,這一磨蹭,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辦成。”

  玉兒感嘆道:“是呀,也不知道宗長老什么時候能好,……這個家伙,宗長老不好,他是不會回自己的小院的。”

  “宗長老用了九陽金丹,不會有事的。”蕭如雪道。

  玉兒道:“咱們金剛門還有幾顆九陽金丹呀?”

  蕭如雪想了想:“還有兩顆吧,大哥那里有一顆,也不知用沒用,爹那里還有一顆。”

  “用完一顆少一顆,這一次掌門也是逼急了。”玉兒道,撇撇嘴:“要是有九陽金丹的法子應好啦!”

  “是啊,可惜丹方早就失傳了。”蕭如雪搖頭嘆息。

  玉兒遲疑一下,不死心的道:“小姐,咱們還是去找李師弟吧,跟他說說,快把石碑刻出來!”

  “不去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吧!”蕭如雪白她一眼。

  李慕禪正在練金剛拳,周身勁力四溢,花園里的花跟著起伏,他正在宗鉉的后花園里。

  練武場位于花圃之中,周圍都是花,李慕禪卻覺得不太習慣,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把花給踩了。

  不過這里的花雖多,香氣卻并不濃郁,反而淡而不俗,清雅宜人,沁人心脾,聞著這絲絲香氣練功格外有精神。

  李慕禪上午練完了小金剛拳,下午正在練金剛拳,這金剛拳的威力更勝一籌,練起來虎虎生風,陽剛十足。

  不過這金剛拳也有一個特點,就是以力破巧,金剛門的武功皆是如此,即使他看過蕭如雪施展過的金剛劍法,其實是以掌法施展劍法,雖然繁復無比,卻也算不得精妙絕倫。

  金剛門的武功關鍵就是內力,其獨特的運勁手法才是金剛門武功之精華所在,威力所凝,學會了金剛門的招式沒什么用,沒有運勁之法,無異于花架子,便是練得再熟也沒一點兒威力。

  而運勁的技巧,對于一般人來說極勁,需要仔細體會,人們對自己身體的感知并不準確,像是有一層東西隔著,很難無所滯礙的感覺到。

  李慕禪卻不同,一者他對身體之敏感遠勝常人,再者他對勁力的運用也極外有心得,當初的斗轉星移之法,他用得極熟。

  他修煉金剛門的武功,如魚得水,他對招式不算的有天賦,但對內力的運用卻極易上手,遠勝常人,學金剛門的武功最適合不過。

  這套金剛拳,在他使來,威力已然驚人,隨著動作的展開,霍霍的風聲隱隱響起,拳頭似乎附了一層內力。

  這一陣子的金剛化虹經,他進境也極快,精神強弱決定了修煉的效率,他修煉一個時辰下來,內力氤氳,雖不如虛空引氣術,也遠勝打坐調息。

  他正練得入佳境中,忽然傳來腳步聲,李慕禪轉頭望去,見到宗鉉緩步而來,臉色紅潤。

  李慕禪忙出了花圃,上前抱拳道:“師父,你好了?”

  宗鉉笑瞇瞇的點點頭:“好啦!”

  他伸伸胳膊,看了看天上的太陽,笑道:“再不出來,我這身子骨都要生銹了,怎么樣,咱們師徒切磋一下?”

  李慕禪笑道:“師父你傷真好了?我可不想欺負一個受傷的!”

  “喲,小子好大的口氣,為師縱使受傷,收拾你還不是手到擒來?少廢話,來罷!”他一招手,探掌便拍。

  李慕禪撤一步,逆向搗拳出來,兩人拳掌相交,“砰”一聲悶響,李慕禪踉蹌后退兩步,宗鉉也退了一步。

  “好小子呀,內力大有進境!”宗鉉贊嘆一聲,再次搶攻,滿天掌影霍霍,把李慕禪籠罩當中。

  李慕禪沉著冷靜的應戰,一拳一腳一板一眼,每一招使得都是金剛拳,偶爾有小金剛拳法,但使得恰到好處,能夠避過金剛劍法。

  以掌為劍,金剛劍法委實凌厲非常,雖然宗鉉沒用內力,卻也讓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李慕禪是見過大世面的,他能看到金剛劍法中的破綻,若是宗鉉用內力,這些破綻不算是破綻,反而是厲害的殺著。

  但他不用內力,這些破綻便成了破綻,李慕禪可以利用,所以能在繁復而精妙的金剛劍法下支撐下來。

  一會兒功夫,師徒二人過了一百來招,李慕禪看宗鉉神色如常,氣息平穩,絲毫沒有大病初愈之像,放下心來。

  轉眼功夫又過了一百來招,兩人招式越來越快,幾乎到了反應不及之境,純粹是下意識的戰斗。

  李慕禪精神強橫,反應快,倒仍能沉著應戰,宗鉉卻覺得有些吃力,但看到李慕禪如此沉靜,卻是大喜過望,這個弟子果然天賦異稟,與常人截然不同,有莫大的潛力,這一次去奪化龍果還真是做對了。

  “好吧,住手!”他忽然往后一跳,擺擺手:“今天且到這里,你的拳法練得不錯啦,我該傳你大金剛拳了。”

  李慕禪道:“師父,我不急的,貪多嚼不爛,我想把金剛拳再好好練一陣子,總覺得很精妙的。”

  “唔,你有這個想法很好,為師也能放心了。”宗鉉點點頭。

  李慕禪道:“師父,你何必去搶那化龍果呢,我覺得我練內力很快,金剛化虹經真是厲害得很!”

  “是么?”宗鉉笑問,伸手道:“過來我看看你的內力練到什么境地了。”

  他漫不經心的說著,待接過李慕禪手腕,探了一下,頓時一怔,上下打量了李慕禪幾眼。

  李慕禪笑道:“是不是?”

  宗鉉點頭嘆道:“好快的進境!”

  李慕禪咧著嘴呵呵笑道:“我覺得好快,每次練功真是有趣,太陽光化為真氣,一絲絲一絲絲,積少成多,真是有成就感!”

  “你什么時候就能化光為氣的?”宗鉉問。

  李慕禪道:“一練就有啊,頭一天就覺得很奇妙,沒想到這么有趣,一道道光化為一縷縷內力,暖融融的很舒服。”

  “唔,第一天就能化光為氣,真是……”宗鉉搖頭感嘆。

  他上下打量著李慕禪,覺得老天還真是偏心,他學拳法奇快,學內功心法還這么快,自己被稱為奇才,但修煉金剛度厄經時,卻也經歷了重重的艱苦,才慢慢的摸到門徑。

  哪像這個弟子,一學就會,一練就成,這么下去,自己這個奇才之稱就要轉到弟子身上了。

  “師父,我練錯了嗎?”李慕禪問。

  宗鉉搖搖頭:“沒,你練得很對,這就么練下去就是了,不過你練的是金剛化虹經,咱們派內可沒人練,只有你一個人,今后你得一個人摸索了,為師教不了你太多的。”

  “是,師父,你放心吧。”李慕禪道。

  宗鉉道:“這金剛化虹經與金剛度厄經并列,但好像更勝一籌,你好好修煉,看看到底能不能修成了。”

  李慕禪呵呵笑道:“師父,就是修成了也沒辦法告訴你呀,我早去登西天極樂世界啦,回不來啦。”

  “你托個夢就是了。”宗鉉笑道。

  兩人又說了幾句話,宗鉉從懷里掏出一個小匣子,約有巴掌大小,笑道:“這里面就是化龍果,你吃下去吧。”

  李慕禪道:“現在就吃?”

  宗鉉點點頭:“不要緊的,它的藥效沒那么快,需得內力催動,你若不轉動內力,它的效果會慢慢沉淀到血肉里,改變體質,你若用內力催,則會化為內力,增漲修為。”

  李慕禪搖搖頭道:“師父,我練功很快,不需要吃這個,還是師父你吃了吧,增強了武功,找那黃一風報仇!”

  宗鉉笑道:“為師如今的內力,吃這個作用不大,還是給你最好,……行啦,你是師父還是我是師父?”

  李慕禪無奈道:“是,我聽師父的!”

  宗鉉滿意的點點頭:“這才對嘛,把這東西吃了,然后練小金剛拳法!”

  李慕禪接過了小匣子,打開來,里面黃布包著一個小圓果,打開一看,就像一個桔子一般,黃澄澄,圓滾滾。

  李慕禪指了指:“師父,要剝了皮吃?”

  宗鉉搖頭:“不用,一塊兒吞下去,味道嘛,可能有點兒怪。”

  李慕禪笑瞇瞇的道:“師父吃過?”

  宗鉉陰沉的臉忽然笑了一下,低聲道:“為師為何這般成就,就是因為小時候曾經吃過一枚化龍果!”

  李慕禪瞪大了眼睛,笑道:“原來師父真的吃過!”

  “所以我才去搶給你吃!”宗鉉哼道:“別人不知道此物之價值!”

  李慕禪張大嘴,把化龍果送到嘴里,然后用力一咬,頓時酸澀滿嘴,一張嘴幾乎失去了知覺,又酸又澀,又苦又辣。

  這種獨特的味道讓人難以承讓,他頓時咧開嘴來,無奈的想要往外吐,宗鉉忙喝一聲:“別吐!”

  宗鉉接著道:“化龍果雖然罕見,但也有人吃過,可往往吃的人不堪忍受此果的味道,生怕中毒,直接吐出來了,卻不知道自己錯過了多大的福緣,真是可惜可嘆!”

  李慕禪用力嚼了兩口,臉龐苦得皺成了一團,酸澀難言。

  好半晌過去,他用力吐了一口氣,深深吁一聲:“唉……,總算是活過來了,嘴巴能說話了。”

  宗鉉哈哈笑起來:“不錯不錯,總算沒昏過去,我當初可是直接昏過去了!”

  李慕禪頓時來了興趣:“師父,你那時候多大?”

  “大約十一歲吧。”宗鉉道,似是回想了一下,搖頭笑道:“我的脾氣是拗,吃了之后覺得酸,卻偏偏要吃下去,虧得化龍果沒毒,若不然我已經死了。”

  李慕禪道:“這就是所謂的機緣吧。”

  “是啊,越是活得久,越覺得天機莫測,人力渺小!”宗鉉感慨的點點頭,道:“行啦,你快去練小金剛拳吧,練得越久越好!”

  李慕禪答應一聲,忙開始練起來,隨著小金剛拳法的施展,一絲絲熱流產生,在體內隨著拳法而游走,沿著經脈流轉。

  一絲絲熱量憑空而生,從胃部慢慢漫延出來,與原本的熱流匯合到一起,使熱流越來越增。

  李慕禪**強橫,絲毫不知疲憊,一口氣沒停的練小金剛拳,看得宗鉉贊嘆不已,從中午一直練到了傍晚,李慕禪仍沒有停歇。

  宗鉉看看天色,又看看李慕禪,搖頭不已,如此強橫的體力,真是世間少有,即使是練武之人也差了一籌。

  這個弟子還真是得天獨厚,若還不能成材,那可真是有負這一身天賦,無論如何要調教出來的,否則真是對不住老天!

  李慕禪一直練小金剛拳,從中午練到傍晚,從傍晚練到晚上,一直練到了第二天清晨時分。

  晨曦初露時,他忽然一震,從若恍若惚中醒來,然后盤膝坐到地上,開始吐納呼吸,修煉起了金剛化虹經。

  這已經形成了規律,時間一到馬上坐下練功,好像后世的程序一般,準確無誤,絲毫不差。

  他一直在修煉,而宗鉉一直在旁邊看著,想看看這個徒弟到底能練到什么時候,能不能練上一天,見他終于坐下了,也松一口氣。

  這個徒弟真像是一個怪物,一口氣練了這么久,縱使換了自己也沒這個體力,說出去也能嚇人一跳。

  見他坐下了,宗鉉松一口氣,還好他要歇息了,算是終于知道累了,要是不然,他可受不住了。

  他想要說話,忽然見李慕禪口鼻間吐出絲絲縷縷的白線,看著煞是奇妙,頓時一怔,知道他在入定了。

  宗鉉于是停下來,接著在一旁觀看,也算是護法。

  東方忽然一亮,閃出一道金光照到了李慕禪身上,李慕禪眉頭閃了一下,然后口鼻間吐出一道亮線。

  宗鉉看到這般異像,頓時明白這是在修煉金剛化虹經了。

  看來他果然登堂入室了,竟已經出現如此異相,這個弟子還真是……

  他搖頭不已,卻不敢出聲打擾他,只是盯著他看,看他還會有什么異樣的情形,這金剛化虹經難道真這么容易練?

  難道說金剛化虹經比金剛度厄經容易練?他搖搖頭,想起當初掌門師兄曾說,金剛化虹經練起來比金剛度厄經難上百倍,尤其是入門的功夫,最是艱難無比,幾乎所有人都是卡在這一關。

  李慕禪身體漸漸被一層金光籠罩住了,好像周圍所有的金光都被他吸到了身上,披了一層光衣,煞是瑰麗。

  漸漸的,他身上的光衣越來越亮,越來越厚,周圍被映亮了,映出了宗鉉驚愕的模樣。

  他搖搖頭,退后兩步,覺察到了絲絲熱量,雖然不算是炙熱,卻透著一股讓人心悸的氣息,不敢靠得太近。

  一個時辰很快過去,當李慕禪悠悠醒來時,他身上衣衫獵獵作響,忽然一躍而起,哈哈大笑。

  宗鉉沉聲道:“行啦小子,別鬼叫!”

  李慕禪這才現了他,忙落到地上,抱拳笑道:“師父,你一直在旁邊?”

  “廢話!”宗鉉哼道:“沒想到你小子練功還真是練瘋了,竟一口氣練了半天一夜,比為師我還要瘋!”

  李慕禪笑道:“這小金剛拳練著很舒服,練著練著,好像睡過去了一樣,沒什么感覺,怎么一下天就亮了!”

  “唔,你不錯,這是真的進入境界了,不錯不錯!”宗鉉點點頭。

  這是忘我之境,對于練武人而言可是難得的意境,若真能達到了,武功突飛猛進不是問題。

  “臭小子,現在內力如何了?”他伸出手一探,李慕禪手腕一沉,堪堪避過了這一抓。

  “喲,還真是不一樣了!”宗鉉手忽然一伸,似乎胳膊突然長了一截兒,再次抓住了李慕禪的手腕。

  李慕禪無奈的搖搖頭,看他閉眼探視自己體內。

  很快宗鉉便睜開眼,露出興奮之色:“好好,果然是化龍果,就是不凡!”

  李慕禪忙道:“師父,我如今的修為有多深?”

  “你這一顆果子,抵得上別人十年苦修!”宗鉉呵呵笑道。

  李慕禪有些失望的道:“才十年吶?”

  宗鉉沒好氣的瞪他一眼:“臭小子,十年苦修啊!……省了你十年你還不知足,還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呢!”

  李慕禪摸摸后腦勺,呵呵笑道:“沒有三十年又有什么用,過別人還要幾十年,是不是?”

  “你就知足吧!”宗鉉沒好氣的瞪一聲,放下他手腕道:“你的經脈真是寬廣,世所罕見,一點兒后患也沒有!”

  李慕禪道:“多虧師父!……師父,那黃一風與師父的武功比,到底哪一個更高一些?”

  “你問這個做什么?”宗鉉皺一下眉頭。

  李慕禪搖搖頭:“就是好奇!……能打傷師父的人,我還真是好奇呢。”

  “黃一風這個人嘛,也算是傳奇人物。”宗鉉嘆了口氣,露出了追思神色,半晌后嘆息一聲:“當初我是金剛門的青年第一高手,他是狂沙門的第一高手,我倆年紀相當,名聲又相當,到了武林中也打了幾場,難分上下,他是個很難纏的對手!”

  李慕禪道:“他武功很強?”

  “很強!”宗鉉點點頭,道:“而且此人心狠手辣,詭計多端,我差點兒要吃他的虧。”

  李慕禪笑起來:“這么說來,師父豈不是更厲害,一直沒吃過他的虧!”

  宗鉉搖搖頭:“這一次就栽了個大跟頭,……他一直與我較勁,后來我勝了一籌,壓過了他,他氣不過便苦修武功,結果因為急功近利走火入魔了,變得瘋瘋癲癲,在狂沙門過得很不好。”

  李慕禪嘆道:“師父當時一定很不好受,兔死狐悲吧。”

  “不錯,想他黃一風也是堂堂一代高手,竟落到如此地步,委實讓人惋惜。”宗鉉點點頭。

  李慕禪道:“可后來他又恢復了,反而功力大進。”

  “想必他也得了什么奇遇吧。”宗鉉搖搖頭,道:“我既能得奇遇,他說不定也能得奇遇。”

  李慕禪搖搖頭:“奇遇哪有那么多,是不是哪位大人物出手了?”

  宗鉉嘆道:“可能吧……”

  李慕禪笑道:“狂沙門還有什么大人物?”

  “狂沙門與咱們金剛門不相上下,雖說沒什么大人物了,但派內的高手也不可小覷。”宗鉉搖頭道。

  李慕禪皺眉想了想:“狂沙門還有什么傳說中的人物可能活著?”

  “除非是上一代掌門出手。”宗鉉想了想,悠悠說道。

  “上一代掌門?”李慕禪疑惑的道:“上一代掌門還活著?”

  “嗯,應該還在。”宗鉉點頭。

  “他應該多大年紀了?”李慕禪問。

  宗鉉道:“有一百五十多歲了吧。”

  李慕禪訝然道:“一百五十多歲?能活那么久嗎?”

  宗鉉笑了一下,點點頭:“咱們五大派的心法,只要練好了,活個兩百來歲并不算難事。”

  李慕禪目瞪口呆,怔然無語。

  宗鉉淡淡一笑:“怎么,不相信?”

  李慕禪道:“那咱們的上一代掌門……?”

  “也在。”宗鉉微笑道。

  “那蕭掌門如今多大了?”李慕禪問。

  宗鉉道:“五十二。”

  李慕禪吁了一口氣:“我還以為蕭掌門六七十歲呢,雖然他看起來不過三十來歲。
異世為僧最新章節http://www.hmaene.tw/yishiweiseng/,歡迎收藏
手機看異世為僧http://m.szaol.com/yishiweiseng/異世為僧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異世為僧》版權歸原作者蕭舒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Fatal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getflink() in /www/wwwroot/szaol.com/templets/duoben/article_new.htm on line 85
福彩东方6十1中奖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