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第二十九章 孟奇的準備(保底第二更求月票)

推薦閱讀:
  孟奇一直遠遠吊著尤弘博,不敢靠得太近,免得被相神發現,直到房門關上那一刻,他才確定相神出現,全力施展身法,狂奔了過來。

  他施施然跳進房間,慢悠悠將窗戶關上,等待卯兔先說話,免得十二相神有什么規矩自己不清楚。

  看著申猴一副回到自家的悠閑模樣,尤弘博是又氣又惱又恨,自己一向自詡為聰明,想不到僅僅是著急了一下鏢物丟失之事,就被卯兔和申猴兩大相神盯上,而急切之中,自己竟然毫無防備。

  “你來做什么?”卯兔果然忍不住先開口了。

  孟奇嘿嘿笑了一聲:“當然是抓尤三爺換白玉佛像,要不然十幾位高手將佛像一圍,我就算三頭六臂,也盜不出佛像啊。”

  他早就想好了理由,不過心里卻在腹誹,若真有三頭六臂,那怕是七十二變也練成了,哪怕高手將房間塞滿,一樣能輕松盜出佛像。

  “你怎會如此高調地盜佛像?”卯兔沒有懷疑,轉而問起留書盜像之事。

  “之前接下的一個任務,不這么高調完成不了。”孟奇含糊回答。

  對于別人任務之事,卯兔不便多問,點了點頭:“我的任務是帶走尤弘博,你別和我搶。”

  “無妨,只要尤弘博失蹤,還怕尤同光不就范?”孟奇不太在意地回答,忽然目光一凝,看向合攏的窗戶,沉聲道,“白衣劍神……”

  卯兔驚愕側耳,傾聽外面的動靜,可突然看到申猴身影一閃,鬼魅般撲到了自己面前,雙手直指胸口大穴。

  猝不及防之下,她躲閃不及,只能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雙手同樣抓向孟奇胸前。

  她就不信擅長手上功法的自己會在點穴上比只是刀法出眾的申猴差!

  出手速度,她快于孟奇,十指泛著烏光,抓住了胸前幾處大穴。

  暗金光芒流轉,卯兔只覺雙手戳中了金石,劇痛難忍,然后胸前一麻,僵立在了原地。

  孟奇大口喘著氣,調息了幾下,讓胸前麻痹消去,這卯兔的點穴法頗為特殊,竟然能稍微透過金鐘罩的防御,影響自己的穴道,若非刻意避開了膻中罩門,恐怕是兩敗俱傷的局面。

  “看來永遠不能小瞧別人的功法,也不能總是這么簡單粗暴……”孟奇暗自總結著。

  他知道自己對十二相神內部的事情了解甚少,稍有答錯就會引來懷疑,因此從頭到尾就沒想過套卯兔的話,而是打算直接抓住她,拷問十二相神的秘密和暗號、對話等細節,如此方能順利混入,完成支線任務。

  “你想做什么?”卯兔驚恐問道。

  孟奇沒有答話,直接封住了她和尤弘博的啞穴,挾著他們就往外而去。

  這里并非拷問消息的好地方。

  剛踏入院中,孟奇忽然停步,嬉笑的猴頭下是凝重的表情。

  院內梧桐之下,落葉打旋,白衣勝雪,一把長劍泛著寒光,吸引了所有注意。

  持劍之人身材高瘦,眉成游龍,鼻似懸膽,白衣一塵不染,冷峻之中透著幾分果斷。

  他容貌出眾,可所有人都會忽視這一點,只會注意他那雙幽深鋒銳的黑瞳。

  白衣劍神,洛青!

  孟奇內心幾乎是無奈地響起這個名字,自己難道是烏鴉嘴,一說他就來?

  洛青盯著孟奇,冰冷開口:“十二相神,罪大惡極,當誅。”

  然后他抬起劍,淡淡道:“拔刀吧。”

  我能說我不是申猴嗎……孟奇不清楚洛青什么立場,自然不可能自曝身份,于是放下卯兔和尤弘博,右手拔出戒刀,心神沉浸入內,左手觸摸著暴雨梨花針。

  長劍刺出,整個院子內所有的光華仿佛都集中在了劍上,寒光照人,皮膚有感。

  孟奇視線之內,只有那道劍光,它占據了所有空間,遮蔽了天空,從四面八方襲來,浩浩蕩蕩,莫可阻擋。

  一劍之威,恐怖若斯!

  孟奇知道自己的感官已經被徹底影響,可知道歸知道,此時根本無從分辨真正的長劍從何刺來,恐怕就算自己布下銅墻鐵壁的防御,也只是感官影響之后的“銅墻鐵壁”,真正情況下漏洞百出。

  洛青看來開的也是精神秘藏,難怪初入宗師就敢挑戰崔栩!

  而且他比崔栩更恐怖,不是身如虛影,而是劍藏八方,暴雨梨花針僅僅能對付一個方向,無可奈何!

  孟奇閉上眼睛,收斂聽力,遺忘皮膚,整個世界頓時變得一片清靜,仿佛在佛堂誦經,仿佛在入定忘我,仿佛在暮鼓晨鐘。

  接著,長刀揚起,佛像坍塌,喧囂入耳,鐘鼓破損!

  刀意迸發,無遮無掩,孟奇神奇地把握到了洛青這一劍刺來的痕跡。

  洛青神色略微恍惚,似乎被刀意干擾,長劍遲緩了一點。

  正當孟奇“斷清凈”即將斬出,襲向洛青時,院外忽然飛進來七八人,有赤著雙手的,有手握長棍的,各種兵器不一而足,但他們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戴著面具,分別是鼠、虎、牛、蛇等。

  十二相神?

  孟奇一驚,“斷清凈”沒有斬出,而這七八個相神的目標非是孟奇,趁著洛青略有恍惚的時候,刀劍相加,棍棒奇襲,殺氣逼人。

  洛青長劍一劃,絕大部分相神的兵器都神奇地自己改變了方向,擊在了虛處,只有子鼠,雙掌翻飛,欺到了洛青身邊。

  洛青神色不變,長劍下移,直接用劍柄戳向子鼠的雙掌。

  他們利用我暗殺洛青?

  見狀,孟奇大吃一驚,還好自己沒有真正施展出“斷清凈”,要不然被人知道了底牌事小,脫力之后遇到這群窮兇極惡的相神,那還真是兇多吉少。

  此時一團混戰,外面又不知是否還有埋伏,孟奇不愿糾纏,抓起尤弘博就往外逃走。

  雖然自己不知道哪里露出了馬腳,但現在的事實證明,十二相神早就已經識破了自己的身份,并借此布下圈套,用尤弘博之事,引自己與洛青對決,等到關鍵時刻,突然動手暗殺洛青!

  所以,抓不抓卯兔都沒有關系了。

  來的相神都在對付白衣劍神,無人阻止孟奇一溜煙消失,只有卯兔緩緩站起,凝望著孟奇的背影。

  她竟然沒有被封住穴道!

  “你的點穴法太差了,還想陰你一下的……”她咬牙切齒地說道,但自忖實力與孟奇相差頗大,沒有敢追下去。

  遠遠離開大悲寺,繞了好幾個圈子后,孟奇才放慢了腳步,心中冒起一個個疑惑:

  “我怎么露出的馬腳?”

  “他們為什么肯定我能干擾或抗衡洛青一二,不至于被秒殺?”

  “他們竟然猖狂到了敢于暗殺宗師……”

  …………

  翌日深夜,沒事人一樣的孟奇悄悄來到了尤府附近,四周一看,好家伙,凡是能藏人的地方都藏滿了人!

  許許多多武林人士都來旁觀申猴盜佛,一是此乃值得炫耀的見聞,二是搏一搏運氣,要是能抓住申猴呢?

  “真定法師,這里,這里?”樂詩詩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孟奇抬頭看去,發現他們四人正躲在屋檐下的梁柱上。

  “真定法師,只有這里有位置了。”丁道古也小聲地說道。

  孟奇嘴角抽搐,這到底是演唱會現場,還是江湖兇人的辦事之地?

  攀上房梁,孟奇看著遠處尤府,低聲問道:“申猴還沒來?”

  “沒有,聽說活財神等二十名高手將佛像圍在了中央,誰也盜不走。”聶瑤說著自己打探到的消息。

  …………

  尤家正堂內,擺著一張方桌,上面放著白玉佛像,以尤同光為首,二十位高手將它團團圍住,鳥飛不進,蟲爬不入。

  “老尤啊,你還有什么不放心的?哪怕宗師,也只有硬搶了,那申猴又怎么可能是宗師?”一位穿著福祿袍的員外模樣老者呵呵笑道。

  尤同光嘆了口氣:“我總是心神不寧。”

  話音未落,轟隆一聲巨響傳來,震得房屋微微發顫。

  “霹靂堂的天雷子?”有老者驚呼道。

  “小心申猴調虎離山!”尤同光大聲提醒,于是所有人都背對著方桌,戒備著各處入口,戒備著屋頂。

  這時,又有人遠遠喊道:

  “三爺被抓了!”

  “三爺被抓了!”

  尤同光臉色大變:“還請各位守住,我去救犬子。”

  玉佛哪有兒子重要!

  其他人自無話說,反而猜測著是否申猴的真正目標是尤弘博,佛像只是轉移注意的計謀。

  討論之中,尤同光已經追趕而去,他們繼續戒備。

  過了一陣,喧囂漸漸停止,尤同光帶著萎靡的尤弘博走了回來,剛剛邁步入內,表情突然僵住,眼神凝固在了眾人身后。

  “老尤,怎么了?”有人暗自忐忑。

  尤同光指著他們身后:“玉佛被盜走了……”

  眾人驚愕轉頭,發現方桌上哪還有白玉佛像,只一張紙片孤零在那里!

  “承蒙饋贈,不勝感激,申猴拜上。”

  有人茫然念出。
一世之尊最新章節http://www.hmaene.tw/yishizhizun/,歡迎收藏
手機看一世之尊http://m.szaol.com/yishizhizun/一世之尊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一世之尊》版權歸原作者愛潛水的烏賊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大明星超級時代北宋大丈夫明星潛規則之皇這個修士很危險劍徒之路從火鳳凰開始的特種兵重生紅三代慶余年天道編輯器造化圖


Fatal error: Call to undefined function getflink() in /www/wwwroot/szaol.com/templets/duoben/article_new.htm on line 85
福彩东方6十1中奖说明